纯属意外——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纯属意外 >
更多

第五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下午四点半下课回家,还来不及抱儿子亲爱一番,就接到大哥打电话回来托她带一份重要资料去公司。反正闲着也没事,于是就抱儿子去公司,当成饭前的散步。

这回总机小姐已认得她了,不过还来不及表示亲切,下巴已滑落下来

“孙小姐……他……呃,好可爱!”

“谢谢!我可以直接上去吗?”

“可以……”

就在孙束雅搭乘电梯上楼后,下面已开始传新的流言:总经理与某高中小女生已育有一子,小孩长得极似父亲……

消息在下班前已传遍全楼,十二楼除外。

这种事孙束雅当然不会知道。一上了十二楼,她的儿子即成了所有工作人员的焦点。小孩子长得漂亮又笑脸常开实在很吃香,小小李毓又多了十个想当他乾妈、十八个想当他乾爹的男女,并且是商业菁英之流,真是风光。

“原来你真的是举韶的老婆,我还以为那小子叫着玩的。父母长得好,小孩子也就可爱极了。连奶粉罐上的婴儿都比不上小毓的好看。”一名与李家兄弟相熟的主管笑着说。引来其他人的附和。

“那么年轻就生孩子很辛苦吧?”一名女主管问。

“还好,大家都很帮忙,我们夫妻一点也不累。”她乐得闲在一边吃点心。这是大哥特地叫人买来奖赏她的。

李举鹏将工作完成一个段落,见已是下班时刻,也就走出个人办公室。

“好了,各位,『周氏』的代表八点才会过来开会。你们何不各自休息吃饭去?”顺手抱过小侄儿,展露出一点人性化的温暖。

“举鹏,不如我们叫外送,大家一同在公司吃晚餐吧!看看这小宝贝多逗人呀!”副总经理、同时也是公司大股东之子的黄铭棋建议着。眼中闪动父爱光辉纯属移情作用,因他妻子正身怀六甲中。

“也好。”他指示助理订餐去。“束雅,留下来一起吃吧!小毓几点该喝奶?”

“六点。啊!叫举韶泡过来好了。”有好吃的当然要招呼老公一同享用。赶忙跑去打电话,找人去也。

“啊──啊──”小毓对他的大伯父露出四颗门牙的笑容,直伸手要抓领带。

“你们长得真像。”男秘书说出大家一致的看法。

“不,他比较像举昭小时候。老端着一张笑脸去骗取别人的掏心掏肺。”十九年前抱着小弟时,小弟也有类似的表情与动作。不过还是会心甘情愿被勾引。他淡淡笑着。

“如果个性像父亲,不知以后谁会负责追在他背后收烂摊子,举韶吗?”一名男主管猜着。

“才不,他比较有可能带着孩子到处捣蛋。”李举鹏早就看破了。老看他们夫妻把儿子当玩具来玩,还能有什么指望?

随着餐点送过来,不久李举韶也报到了,一边喂儿子吃奶,一边让妻子喂食。他七点半还得上家教,不把握时间吃个够本不行。

“举韶,你儿子这么漂亮,要不要多生几个来美化地球?”有人打趣直问。

“不行,束雅怕痛,我们不生了。”他正努力要把奶嘴塞回儿子口中,可是他那儿子一双大眼只溜溜转在一桌好料上头,不肯再喝牛奶,小小手指直往食物的方位抓去。

他坏心地以手指沾啤酒,想让小鬼吃一吃苦头,不敢再妄想染指桌上的大鱼大肉。

不过在一大群护婴心切的人士阻喝中,当然没有成功。

首先李举鹏就不饶他。敲了他一个响头后抱过小侄儿,以小汤匙喂他喝鲜鱼汤。

“总经理,你很熟练嘛!”有人低呼。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眼中至高无上的老大,似乎与这种事无缘的。

嘿……说来就心虚了,李氏小夫妻傻笑地互看一眼,不敢明说小孩甫出生时全家动员看育婴宝典,努力学习,而当时唯“二”混水摸鱼没学成的就只有他们。也之所以,往后照顾事宜,任何一个人都比他们熟练,并且知晓宝宝每一阶段的变化,以及可以吃的东西为何。

李举鹏没有说明,只淡淡扫过那对埋头猛吃、心虚的小夫妻一眼,唇边泛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话题又转回小夫妻身上:

“不生了,多可惜!”

孙束雅拭着嘴:“等我们可以自己养活孩子再说了。现在我们连小毓都养不起,还好家人很帮忙。这孩子来得太快,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真的生下来了。”

在座的有一位女主管脸色若有所失,开口道:

“我与我先生在大学时期曾有过一个孩子,但因为没有打算让孩子生下来妨碍我们的课业前途,所以拿掉了。虽然现在也有两名孩子,但总会回想那个无缘的小孩,如果生下来了一定很好。”

一名男主管也道:

“我前任女朋友也拿掉过孩子。那时两人都怕负责任,也怕家人知道,不想在婚前生小孩。那时我们是打算长相厮守的,不过我去当兵之后,也就自然而然地分了。如果当时生了下来,并且结了婚,情况一定不同。”

他们心中幻想的小孩面孔,全彷如李毓这般可爱有如天使。如果,当时没拿掉的话……

李举韶笑着打破沉寂的气氛:

“好啦!别怀想了,把握现在才重要啦。这么说来。我家李毓还真是堕胎潮中的漏网之鱼;为了这条小鱼,我给我大哥揍得十天下不了床。想想也值得。不过如果家人不帮忙,我们夫妻一定会累死,学业没了不打紧,搞不好还会疯掉。各人一种命啦!”在这种时刻,他可不敢发表高论,虽然他向来反对因孩子来的时机不对,全以自己方便为前提,便草草了结一个小生命。不过这到底是别人的事,他没什么好说的,只要自己的宝贝顺利存活于世上便好了。

“看你们小夫妻俩相亲相爱,着实也羡慕得紧,不若我们一出社会,谈的情爱,也就不是那回事了。再怎么说,也不会有最单纯的心情去投注。”一人又说着。

女助理笑问孙束雅:

“丈夫成了家,却未立业,你怕不怕日后丈夫万一没出息吃苦?”

孙束雅讶然问:

“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我并没有办法在谈恋爱开始就算出他有没有出息呀。我们只是互相喜欢,交往起来很快乐,所以一直在一起。目前为止虽然不怎么有钱,但日子还算过得不错。以后如果他努力工作仍赚不了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台湾哪里饿得死人?饿不死且让自已快乐才是重要的事。何况太有出息的话,可能要赔上家庭,我并不会这么希望。”她一直觉得大人的世界复杂在于想得太多。根本是庸人自扰。

“老总,你的看法?”一人问着。

李举鹏将小孩抱直,让他趴在自已身上,轻柔地拍着背,让小宝宝打嗝出来:

“典型的单纯想法,没被社会折磨过的人大都这么想。如果十年后她还能这么想,才是真乐观。”

李举韶与小妻子互看了下,传递扮鬼脸的讯息。

“好了,我要赶去上课了。小毓,爸爸亲亲。”将儿子抱过,逗得他咯咯直笑。

“好了,快去吧,晚上我会送他们母子回小套房。”李举鹏领他到电梯口。

“谢啦,大哥。”他将儿子转了个方向,让大哥得以抱着。电梯已快抵达十二楼了。

自己玩得正乐的小李毓,张大双手咿咿呀呀地往大伯父那边倒去,突然快乐地叫出字正腔圆的两个字

“爸、爸──”他投入大伯父的怀中。

李举鹏抱个正着,讶然地看着可爱的侄儿。

李举韶下巴垂了下来,几乎没流下满桶的辛酸泪。

而,电梯内早已大开的内部,传来女子声的低呼,以及几名男子的恭喜声

“李总,几时结婚我们怎么不知道呢?好可爱的儿子,太不够意思了──”

搞什么呀?!

“你这个不孝子,枉费为爹的三、四个月来不断教你拼音,『爸爸』、『爸爸』叫了不下三千六百次,你屁也没有回报一个,结果第一次拼这两个字居然奉送给老爹我以外的人。你说,该不该打?!”

“咯咯……”

“你还有脸笑?为父的平日待你不薄啊!虽然有一点点欺负你、有一点点玩你、有一点点忙……不过我还是对你很好啊!你不能因为你大伯父比较老,又比较疼你,你就忘了谁才是你亲爹!”

小婴儿对父亲精采的演出抱以热烈的支持,笑得更开心了,拿铃铛拍着手,着实给足了面子。

“看你一副蠢样也知道骂也没用!”李举韶泄气地坐回床上,捏了儿子鼻子一下。开始用甜语诱惑:“小毓乖儿子,来,叫爸──爸。叫呀!叫爸──爸,不然叫我老头呀、爹呀什么的,基本上我也不大有意见,只要别叫我老不死的就可以了。叫呀,叫呀!我的儿子是天才,八个月大就会叫爸爸。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无三不成礼,快叫,快叫,昨天才叫过一次,你今天不可能会忘了的。”

“ㄇㄤ——ㄇㄤ……”小孩子玩累了,开始讨东西吃。

“ㄇㄤ你的头啦!不会叫爸爸就不许吃──等等!你不可以叫ㄇㄤ——ㄇㄤ!你要先学好『ㄅ』字头的发音才可以去研究『ㄇ』字头的叫法。来,叫爸爸。”

四颗牙的傻笑是唯一的回答!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他将儿子抱得高高的:

“你呀!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虽然你的奶粉费有一半是你大伯父出的,老爹我没出半毛钱,可是我好歹也是劳心劳力又讨皮肉痛让你生下来的耶,要不然你早就成了一坨被绞烂的血肉丢到马桶冲到化粪池,当有机肥料的分了。”

哎!骂也听不懂!浪费口水而已。

不过儿子热情地以口水洗他的脸,到底抚平了些许李举韶近二十四小时来的严重郁卒。

“好吧,看在你有在忏悔的分上,赏你一瓶牛奶喝,饭后水果是木瓜,吃了不会变傻瓜。”叨叨念着,将儿子抱在左手,一同挤入两坪大的小厨房,泡牛奶去也。

小套房的门被打开后,重重地关上!

李举韶转头看脸色不对的妻子:

“下课啦,怎么了?”

“我今天走什么运呀!”用力将书包丢在鞋柜上,气虎虎地坐在床沿:“刚刚跑楼梯太急,跌到膝盖了。好痛!”

“被狗追呀?”将儿子放在枕头上,让他自己抱着奶瓶喝奶。拿过医药箱坐在地板上审视她的膝盖。

她翻高裙子:

“才没有,只是被跟踪。本来想躲回我妈那边,但我忘了我爸妈参加医师公会的旅行,去香港四天才会回来,哥哥姊姊当然也就不会回来了。”

“被毛头小子跟踪吗?”

“不是,是昨天与大哥谈生意的周氏企业少东。那个叫周志深的家伙就是上回看电影遇到的那个人。他居然还认得我。昨天以为我是小毓的保母,大哥请来的小奶妈哩。”儿子比较像父亲又不是她愿意的。

“你昨天怎么没告诉我?我走了之后又发生什么事了?”他眼神不善地眯了起来。企业少东遇上清纯小女孩,好一幕眼熟的言情小说剧码。

她哇哇叫痛!要死了,要消毒也不打一声招呼。

“你昨天回来就睡死了,我对墙壁讲啊?今天打算说的,没想到他已查到我读哪里,就追来了。难怪小说的男主角老是家财万贯、有钱人子弟。这种人比较闲嘛,负责开名车、拿鲜花追着女人跑,还怕不手到擒来?”

“你昨天没明说孩子是你生的呀?”

“情况很诡异你懂不懂?而且我根本没机会说明。他们那些大人一厢情愿地认为小毓是大哥的儿子之后,根本不理会别人说什么。公司里那些大哥大姊早因客户到来而忙于公事,不再提闲事了;你也知道大哥办起公来六亲不认,下属哪敢哈拉?而且,昨天小毓收到很多红包哦!都说是当成以后周岁的礼物。”她抓过放尿布奶瓶的外出袋,倒出了四五个颇有分量的红包。

“大哥没有阻止?”李举韶才不信。

“他不知道。”她陪老公一同数钱。

“这就是不认儿子的原因?”

“不是。昨天客户群中有一位很漂亮的小姐,以为大哥有儿子后,脸色一直很不对;她好像是『京华』集团的千金小姐,被父亲派到『周氏』磨练学习。私下曾偷偷问我大哥有无妻子之事,我一时之间很难回答大哥没妻子,而我是孩子的妈。奇怪了,追你们家俊男美女的人,怎么都会以为小毓是他们心上人所生?他们的世界真乱七八糟。我最可怜啦,儿子只有耳朵像我!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大哥心中怎么想,如果他不喜欢那位有钱千金,那么让外人认为他已娶妻生子也好;如果大哥喜欢,自然会对她明说。对不对?”

他微点头。在他们的印象中,李举鹏是很容易让千金小姐、女强人倾心的性格男子。却也从未见到内敛自制的他对什么女人动情过。基本上能让李举鹏动上一根眉毛就已是了不起的功绩了。他只对亲人表现温暖,尤其疼爱李毓这个逗人的小宝贝。

“唔──”不知何时吃完奶的李毓已爬过来父母这边,将母亲当成一棵树,缓缓地爬上去,直着身子想抓头发玩。

她抱住,轻拍儿子的背,转而道:

“不管大哥的事了。事实上,今天还有人找我麻烦。”大眼含嗔地瞄着坐在地板上的丈夫。

李举韶指着自己:

“有关于我?”不会吧?

“你们T大企管系的系花与几名跟班,居然学日本漫画中示威的场景,到校门口等我,说我不要脸,拿男朋友的血汗钱挥霍,害你累个半死。喂,你自己说,有没有在学校中伤我?”

“我没有。”他只差没发誓。“谁胡乱说我拼命赚钱让女朋友挥霍的?对了,她们又怎么知道我的女朋友是你?”因为老婆不爱拍照,他皮夹内甚至没放照片。

孙束雅疑惑地与他大眼瞪小眼。在瞪不出结果的情况下也就不去深想。她问:

“你的人缘是太好还是太不好?有本事她们应该自己去勾引你,而不是找我麻烦。搞不清楚状况。”

他改而坐上床,搂住她:

“等你也考入T大,一切都没事了。别提这些无聊女人了,何不再来谈谈那位企业少东今天的行为?”转来转去,终究转回他万分在意的事情上。

开玩笑,老婆被成功的社会人士觊觎,他会等闲视之才怪。又不是想摘来一片绿云罩顶,先防范比较妥当。

“开着宾士名车,一身名牌休闲服,依偎在车边接受世人的注目礼,然后在秋天落叶中,缓缓走向我,因为忘了看路,差点被脚踏车队伍辗成肉酱──嘻,好好笑。营造的气氛当场功亏一篑。本来想堵住我的,可是周向荣跑了过来,原来他们是兄弟──”

“那这位周向荣又是何方神圣?”他不动声色地抱过儿子,将奶嘴一塞,便放他到小床内自生自灭。集中炮火要对付他的爱妻。

“我不认识他啦。”她连忙摇头。

“但人家却认识你,对不对?”他指着她鼻子:“你给我老实说,有多少小毛头在追你?”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算过,走开啦!我要煮饭了,别在一边挡着。”她站起身,正好站入他怀中,贴了个紧密。他杵着也不会退一步,让她差点又跌回床上。

他伸手搂着她:

“星期天我陪你去联谊。”

“你不是要去大姊那里?”她勾住他肩膀。

“不去了。我们约会比较重要。”这一年多来他太忙于赚钱,像婚前般的约会根本少得可怜。老婆的面孔漂亮、身材比一般高中平板女生更好一些,难怪让一些毛头小子口水流满地。

“那儿子呢?”星期天她可不敢去麻烦公婆。

李举韶记恨地回道:

“他叫谁爸爸,就找谁去。”

她打了他一下:

“讨厌,说话这么不负责任。大哥会同意吗?”

“不管了。”他吻她,两人笑笑闹闹往小厨房挤去,做他们唯一拿手绝活蛋炒饭。

星期天,阳光普照、秋风徐徐,是天凉好个秋的时日。

李举韶在蹑手蹑脚地将手提小摇篮放在大哥床上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小套房,与妻子奔去集合地点。一点儿愧疚之心都没有。为了怕大哥醒来找人算帐,他们在六点钟就已出门,既然集合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他们也就很悠哉地在巷口吃早点;时间够的话,甚至还可以到对面的公园散散步。

孙述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将吃不完的早餐推到丈夫前面。“早知道就不参加了,留在家中睡觉多好。”

“难得出门踏青,说这什么话。”他们今天要去的地方是某农场的滑草场,正好适合联谊之用!逞勇的笨男生加上做作的呆女生;一个教学,一个充不会,各自过足了英雄美人瘾……李举韶刻薄地想着。

“我们太早交往了,所以都没有机会参加这种活动,不知道好不好玩?”

“有什么好玩。有我这种好老公,其他猎男友活动就略显逊色。瞧瞧你们活动表上陈列的『菜色』……烤肉、滑草、玩大风吹、才艺表演,再加上临了来个『最佳XX』选拔,简直强迫相亲成功。”

她瞄他:

“你今天吃了什么东西,酸味那么重?我可从来没与你算过你身边有几个女人围着的帐。”

“被跟踪到跌一跤的人可不是我。”他丢下早餐费用,与妻子一同往对面的公园走去。不过并没有如愿地去散步,因为有几位女同学早已发现她,并且跑了过来。

“你同学?”他问。

她任老公搂着腰,头点了下,五六名同学也已站定在他们面前,丝毫不掩好奇之色,上上下下打量起眼前英俊斯文的男子。

“哇!孙束雅,他就是你男朋友啊?跟周向荣有得拼哦!叫什么名字?”

来不及回答,另一名大嗓门就叫了:

“哎呀!那怎么行,我们不是决定安排她与周向荣坐在一起吗?哎呀!”大嘴巴后知后觉地自动掩住。

李举韶很确定自已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挑了挑英挺的眉梢,懒洋洋地看着老婆:

“原来第一对佳偶已经被表决通过了。”

“谁决定的?昨天晚上我有打电话给康乐股长说会携伴参加!”孙述雅不悦地回着,这些媒婆热心得跟鸨母有得拼。

又一名女同学道:

“人家周向荣免费提供游览车两辆,所以──”

说来说去,便是出惜班花做为感谢之用。

“你们班几时蹦出男同学?”

“从来没有。看来是有人鸡婆了。走啦走啦,不去了,我们自己去玩。”姑娘她不爽到阴曹地府去了。

六位女同学连忙阻止,眼光可疑地多盯了李举韶好几眼,才拉住孙束雅:

“别这样啦。又不是故意的,今天你男朋友有来,我们当然不会乱点鸳鸯谱,一起来嘛,也让我们多认识一下这位帅哥呀!上回你说他是T大企管系的学生是吧?一定很出名对不对?我表哥也读T大耶,我叫白心萍,你好。你呢?”

另五名少女也争先恐后报上姓名,想争取到帅哥的好印象。心中不免暗自妒孙束雅的好运。不仅有富家白马王子追求,本身已有一名T大帅哥男友。运气好到让人想海K她一顿。

过分热烈的表示亲善之意,险险将孙束雅给挤到千里之外。幸好李举韶一直搂着她。报完姓名之后,正要摆脱这些小女生,可新的刺激又来了。

一辆晶亮得炫人眼的法拉利跑车,“滋”地停在他们夫妻面前。

坐在身价百万的敞蓬车内者,正是“周氏企业”少东周志深是也。俐落地跳下来,他老兄一脸的黑煞。

“你很早就出门?”在清晨六点四十五分,他准时抵达佳人住处的楼下,满手百合花,准备给佳人来个意外的惊喜,结果枯等到七点十分,捺不住地打电话上去,发现没人接,当下飞车冲了过来。没想到小佳人早已依偎在毛头小子怀中,没他献──的分。

“咦!你不是『周氏企业』的黄金单身汉吗?这期的(富豪世家)中有介绍到你耶,你好帅哦!比你弟弟更帅!”一名热中看商业杂志的少女尖叫不已。其他数人早已拜倒在敞篷车的车轮下了。

集合的人愈来愈多,也往这边聚集。没法子嘛,这边的两名俊男足足压下另一边G中以平凡见长的毛头楞男的风采。看车的看车、对帅哥流口水的流口水,凑热闹的人更不在少数,人再多来一些的话,卖冰、卖香肠的小贩就要过来捞一票了。

“为什么不说话?”霸气的天之骄子早当小美人是自已怀中物,口气更加严厉。

孙束雅讶然不已,这人很可恶哦!还没向他追讨昨日受伤之仇,今天又来这副嘴脸,欠揍!”

李举韶也为这情况感到好笑不已,同时也不是滋味。这只疯狗哪里来的?小说看多了想学也得先探听一下人家是不是有老公了,这么一厢情愿不大好吧?

“如果知道有人自愿当我们的司机,我们一定会多睡一会儿让你一偿当司机的宿愿。真是不好意思。”他抬手轻点爱妻的嘟唇。知道她懒得理那种因财大而狂妄的男子,所以只好由他来代答了。

“你们?”周志深低吼了声。

周围也响起抽气声。不会是大家心中所认知的那个样子吧?同……居?

孙束雅扯着丈夫袖子,没什么表演的欲望,更不想被人当成唱大戏的。

“不要理他,我们先上车吧!”她将丈夫拉往游览车的方向,班长已在那边招手了。不过待她看清班长身边站的那名男子后,无力感浓浓升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的人生这么的“刺激”?被追求应是十分虚荣的事,为什么她只想将蹦出来的王子──王八羔子给丢到外太空去呢?

不明情况的班长笑得可贱了,一脸的三八兮兮媒婆状,只差没手拈丝巾给它扭了过来。

“孙束雅,你看谁来了?给你一个超级惊──”“喜”字已吐不出来,绿豆小眼透过九百度近视,只呆愣在交握的手上,并且缓缓移至搂住她们班花的那名男子面孔上,化为小小一声叹息:“哇!”便了无下文。

“我是束雅的男朋友、未婚夫、亲亲老公、孩子的爹,叫李举韶,请多指教。”他说的是五年多来身份上的进展。

“你……你们……”大块头运动男呐呐不能成言,看得出来比其兄厚道老实得多。“你……真的有……有……”美女果然都留不久的。

“节哀顺变,感谢你热情地提供交通工具。”李举韶偕同妻子上车去也。

一路上,还有得玩哩!夫妻俩坐到最后面,孙束雅便发现到丈夫眼中浮起的顽皮色调,心中开始祈祷今天快快过完。

基本上,与丈夫认识六、七年来,知道他本质上是个热情活泼且随和的男子,健康而无害,不过一旦惹毛了他,或挑起了他体内想玩死人的顽劣因子,则难以预料其后果。记得国三时,他遭受放牛班学生群的勒索,他和气生财地将便当钱两百元奉送,不以为意,但那些人食髓知味,又来勒索,并且不知死活地撕破他手上的笔记本以示威,结果,那票无法无天的小混混第二天全进了省立医院躺到毕业典礼那天才出院;倒不是说那些人真的有伤那么重,而是被吓到不敢回学校。最后只敢找高中生代为讨回公道,那些高中生前来兴师问罪时,她恰巧也在场,也才知道为什么他第二次会出手打人

原因是那本笔记本是他大哥罚他写作业的本子,那几个混蛋要钱可以直说,反正他就当成是施舍乞丐、做善事嘛,但千不该、万不该撕了他的本子,害他必得遭大哥一顿海K,而他为平复自己的不甘,只好先揍人一顿回本了。

而那些高中生在知道孙束雅即是孙琳琳──西区高中的大姊头的妹妹之后,给了面子作罢,对李举韶也是欣赏有加,有心力邀他加入小帮派。李举韶的回答是请他们去说服他大哥再说。

那些呆瓜竟然真的去问李举鹏!

可想而知,下场有多惨!惨到那些高中混混不敢再出现不说,也喝斥国中小混混少惹他们不能惹的人物。

这一段小插曲只说明了一件事,李举韶一动怒,通常非死即伤;如果会有那种后续动作也是他计算好了的,那么他这个人必要时也是很可怕的。

当他感觉到自己受到威胁时,通常不会手下留情。

她背靠他怀中,轻道:

“早知道就不来了。”

他只是笑,眼光晶亮,看向车窗外怒目“杀”他的周志深,笑意更浓。

“不要拍我啦!我拿水泼你哦!”被分派去洗菜的孙束雅一直闪着镜头。

“没关系,反正这相机不是我的。”他调好了光圈、快门,设定了自拍功能,赶忙冲到老婆身后:“快!笑一下。”

她等闪光灯闪过之后,才叫:

“好了,别拍了嘛!”

他仍搂着她,看向不远处手忙脚乱、却要硬充厨房高手的女子:“你想这个世纪结束前,我们有幸能吃到一块半生不熟的肉片吗?”

她偷笑,对他咬耳朵:

“我有包饭团,在背包中,等会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先吃饱再说。”

滑草场那边正上演着万能的男生正在教柔弱的女生滑草的联谊活动。千古不变的求偶型态活生生呈现。

“我们也去玩一下。”他兴致勃勃。玩腻了相机,动起了热身的念头。

“我在洗菜耶……”

“没关系啦,她们能烤完肉片就谢天谢地了,还想炒菜?与其让她们浪费,还不如A回家自己炒了吃。”他拉了人就走。

他们夫妻其实是很显眼的目标,如果各自分开活动,包准集了一大群异性围住他们。可是李举韶打一开始就霸住了孙束雅,并且隔离在人群以外,瞎了眼的人也知道没指望了,还不如包围住失意的周向荣,或成熟有钱的周志深。其他更有自知之明的,早已认分地在G中男子堆找对象去了。

不过与他们产生距离还有另一个原因,依同学间迅速的传播管道,不出十分钟早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于李举韶上车前那些暧昧的话,在在暗示着“同居”这个耸动的名词,有可能成了动词,而且还明目张胆得不怕人知道,莫怪一票高中小女生交头接耳不停。

“需要我教你滑吗?”周志深越过小女生的拱月线,冲过来问着。即使知道他看中的小美人居然在没遇到他之前便已不洁身自爱,但一颗心仍掩不了要她的渴望。所以他口气冷漠,却又不肯放弃。

男人岂会没有处女情结?尤以世家子弟为甚。永远以为他看中意的那个女人,必须纯白如纸,等他来挥下第一笔颜色,才配当他的伴侣。

“不需要,我老公会教我。”

“你父母对你的行为不会感到羞耻吗?让你住在外面可不是为了与野汉子同居!”

孙束雅怒道:

“你很无聊你知道吗?我的行为关你什么事?我老公都没敢用这种口气说我,你这外人又喳呼些什么?我甚至还不认识你。不就是你用皇帝般的口吻说要追我,怎么?我没跪在地上痛哭谢恩,所以招你不爽是吧?”

“你住口!自己不检点──”

一只皮手套准准地甩中周志深的脸,而其中蕴含的力道更是将他古铜俊脸打出五指红印。

“谁?!”暴怒的吼声吸引了草原上所有人的注意。

“先看看自己是谁吧!”李举韶甩着另一只手套,冷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虽然你已玷污了她,但不代表我就会放弃!我不在乎!”他伸手欲抓小美人:“跟我走!”

不过小美人早已投奔入丈夫怀中,嫌恶地看着台湾精神科最新一名病号。气煞了娇颜,可是除了跺脚之外,她不知道该如何喝斥这个臭石头,别以丈夫的口气对她真正的丈夫叫嚣。

“你有抢别人妻子的习惯吗?”他丢开滑草工具,笑问着。

“她会是我的!”他抡拳冲了过来,再也不容忍毛头小子对他看中的小美人毛手毛脚。

李举韶轻推开妻子,迎身而去。当场拳头满天飞,引来所有人观看、尖叫。

好棒!有人为你打架!”一名女生陶醉地低呼。

孙束雅转身走开,本想提一桶水泼醒他们,不过在她看到单眼相机之后,马上改变主意,将功能调成自动对焦之后,找了一些好角度拍下打架的过程。直到底片用完了,也不必拿水了,她老公略显胜状,然后从善如流地让男生们各自拖开了;周志深中拳比较多。

她穿过女生们的人墙,寻到黑了一圈眼眶的老公。

“不玩了,我们回家。”她轻擦着他脸上身上的泥土。虽不喜欢打架这种野蛮的解决方式,但到底是出一口气了。

“胜利的勇士通常可以得到一个吻。”

“我才不当众表演──唔──”

火辣辣的一吻早已侵占住她的红唇,全然不管数十双瞪大的眼,一迳吻到恣意为止。

害她在他放手后,只敢埋在他怀中,头也不敢抬了。

搂着妻子,李举韶的眼光越过人群,先瞄了瞄一脸心碎样的周向荣──这家伙已不是问题;再看向周志深怒火满盈的眼,互视之中,他只传达了一个讯息──她今生今世都是我的女人,没你的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极速赛车登陆 上海11选5计划 顺发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永盛彩票计划群 百万彩票 极速赛车有什么规律 福建11选5开奖 有在极速赛车赢钱的吗 728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