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腹黑大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老公是腹黑大人 >
更多

第六章 配偶栏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我和康聿的绯闻依然持续不消,不仅如此,还越来越辉煌。

  我和他被体育老师点名参加区里校运会,好死不死拿了个冠军,这其实也没什么,我体育本来就很好,可传回班里,就变了味。

  不知道哪个混蛋说了一句,“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毛个爱情的力量……这是我的实力好吧。

  早知跑最后一名算了。

  哭泣ING.

  除此,因为上语文课时,我曾被孙老师罚站过,为了能在期末评语上让孙老师忽略这一点我卯足了劲认真听讲,以前我的语文成绩都在腰眼这里,可这次小测验竟然拿了第三名,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挺高兴的,努力终有回报果然是至理名言呢。

  孙老师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还记着康聿说过的那句“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必定有一个成功的男人。”,上课的时候,就拿了这个做文章,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要向我和康聿学习,学习我们的互帮无助,学习我们要好的感情,这才能让成绩突飞猛进。

  啥叫要好的感情,啥叫互帮无助,传在同学耳里,全变成了我和康聿很恩爱,恩爱得学习成绩都变好了。

  于是,爱情的力量,我是脱不开了,如影随行的跟着我。

  福晋这个绰号也就更拿不掉了,我再怎么纠正也枉然。

  又因为我俩的共同进步,孙老师还特意向我们班主任建议,让康聿暂代学习委员的职务,原来的学习委员宗黎君(绰号宗皮)因为生病,请了长期病假,学习委员的职位一直空着,这个建议得到全班男生的响应。

  我们班的班干部,除了体育委员这个最无权的班干部是男生外,其他都是女生,康聿功课又好,男生们又占了半数以上,他立马当选。

  学习委员是什么?

  那时候学习委员就是班长的左右手。

  我和康聿同桌也就算了,现在还一起当班干部。

  即是说,以后万一有个开会,搞活动的,康聿都会在我身边,不时的出现。

  悲催,悲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十二月下旬,即将期末考试,这段时间估计是所有学生最用功的时候,我也不例外,我是典型的临时抱佛脚型学生,所以一到这时候,我就觉得有压力。

  康聿却不一样,一点都没有考前的压力,下了课或者午休的时候,照样踢足球。

  我愤慨啊。

  这天下午第二节课完,某男生跑到康聿这里问他问题,谁让这家伙功课好呢,平常也愿意帮人,现在又是学习委员,找他的人可多了。

  我见有人要问他题目,我就起身让座。

  这男生叫计杰幸,读书可认真了,我们都叫他书呆子,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读书,不懂就问是他的习惯。

  他见我让座,便说道,“谢了,班长。”

  他是目前我们班唯一没有随波逐流喊我福晋的人。

  我差点激动的流泪,N久没听到有人叫我班长了,怀念ING,对他的好感提升了百分之两百。

  他翻开作业本,对着康聿问道,“康聿,我想问你这题,教教我。”

  我在一旁点头,认为这样的好人,的确应该好好帮助。

  那知康聿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没空!!”

  我纳闷了,平常他都不这样的。

  计杰幸比我更纳闷,“怎么了?”

  我也想知道,康聿怎么了,为啥一脸的不爽。

  这时,小樊过来对我说,“淼淼,后天是大双和小双的生日,下午我和徐莹去买生日礼物,你去不去?”

  “生日!?”我想了一下,算了算时间,还真是的,12月23日正是大双和小双的生日,赶忙回道,“去,去,我去!!”

  我是个很容易被人转移注意力的人,立马就把计杰幸的事情给放在了一边,跟小樊一起走到徐莹那边讨论起要买什么东西当生日礼物。

  正讨论的热切,计杰幸就突然奔了过来,站得笔直,对着我猛叫,“福晋,福晋,福晋,福晋……”

  我愣了,这是啥意思。

  神经了!!

  等叫了足足有十几个‘福晋’后,我看到康聿向他招了招手。

  他就不叫唤了,乖乖的走回去。

  我就听到康聿说,“其实这题是这么解的……”

  我不明所以回到座位旁,想问计杰幸,那是什么意思。

  等题解完了,他看到我,嬉皮笑脸的对着我说,“福晋,我好了,您坐,您坐。”

  我更不明白了,他怎么叫我福晋叫个不停了,我就用眼瞪他,指望他能改口。

  他却一点都没领会,大概以为我嫌他坐过我的位置,便用袖子擦了擦椅子,又说道,“福晋,坐啊。”

  坐个毛啊。我用眼神更用力的瞪他。

  改口啊,你是唯一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啊,继续保持下去啊。

  可他一点没反应,收起课本,搔了搔后脑勺,像没事人一样的走了。

  我的眉毛都扭成一股了,纠结了。

  啥意思,这是啥意思啊。

  我看向康聿,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康聿正悠闲的收拾着铅笔盒,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好像很愉悦呐,和之前的一脸不爽大相径庭,透着一股舒爽,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视线,他回头,“怎么了?”

  “怎么了!?我还想知道怎么了咧?”我指向计杰幸,“你对他干什么了?”

  康聿顿时一脸的无辜像,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教他题目啊。”

  “不是说这个,他为什么叫我福晋。”

  他更无辜的看着我,“谁都叫你福晋啊。”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他刚才还叫我班长,怎么突然就改口了。”前后就差了几分钟,而这几分钟计杰幸一直就呆在他身边。

  康聿很莫名奇妙的看着我,然后说道,“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要不你去问他。”

  这是个好主意。

  我还真打算去问咧。

  可是计杰幸看到我,没等我问,就像复读机一样的叫我,福晋,福晋,福晋。

  福晋到最后,我都提不起劲问了。

  灰溜溜的又回到了座位上。

  上课铃响了,我赶紧把课本拿出来,心里那个纠结啊,又想问康聿,可他一副好孩子的表情,乌溜溜的大眼清澈至极,好想在说,我是好孩子,很好很好的孩子,我什么坏事都不做的。

  我被这纯洁污垢的眼神,给彻底挡了回去。

  我继续纠结,却始终没纠结出个答案来。

  接着,我们迎来了期末考试,我也没机会再去纠结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考试上。

  考完试,心情一愉快,加上我考得还不错,啥事都给忘记了。

  可到了放寒假前,我又开始纠结了。

  我们小时候,百分之99的皮大王都怕一样东西。

  那就是——学校家长联系手册。

  别看这本红色(有时候是绿色)的本本就巴掌大小,影响力惊人呐。

  上面有我们的每次考试成绩,还有老师的评语,攸关我们的假期能不能过好,春节的时候能不能拿到压岁钱,更甚者攸关我们的皮肉,决定着父母会不会拿鸡毛掸子、拖鞋等生活用品充当凶器来伺候我们。

  好生,也就算了,可每个班级总会有一两个差生。

  因为班主任生病,代班主任就把一件十分无耻的事情交给了我。

  联系手册上的评语,要由我来写。

  还说什么,你是班长,对同学了解,你写最合适了,不过也不能为了同学友谊,不能舞弊,要写得切合实际。

  不能舞弊,您就别让我写呀。

  放学后,教室里只有我和康聿两个人,他这个新任学习委员,自然要留下来给我打下手,我一开始还真觉得别扭。

  但是看看手里这本联系手册……

  我心凉得没空去别扭了。

  全是红灯,成绩都在五十几分上下,不看名字也知道是谁。

  我们班的皮大王周勇强同学的。

  他是出了名的顽劣分子,在学校成天打架,打得那叫一个凶啊,他老妈为了他打架的事,常来学校教导处报道,上个星期还来过一回呢?但她妈宠他,好多事情都不告诉他那常年不在家,当拳击教练的老爸,所以他这点事,他老爸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时候,去年都把他的脸都给打肿了,还揪着他的耳朵来学校,找被他打过的同学道歉

  他老爸当时就放下狠话,“学习成绩不好,那是你笨,我不怪,再让我知道你动手打人,我打断你的腿。”

  介于她老妈的溺爱,又介于这时候固定电话都还未普及,无法时常联系,他老爸要求老师每年期末就把这联系手册直接邮寄给他。

  他学习成绩不好,他老爸知道,也无所谓,可是评语……到时候,他老爸估计真会打断他的腿。

  到时,我可就是帮凶。

  作为班长,作为同学,我都有义务保护同班同学的身体和生命安全。

  可这等辉煌的业绩,让我写毛个评语,还要切合实际。

  我纠结的头发都白了。

  坏心眼,也就冒出芽了。

  我看向康聿,“这个你写。”

  他是学习委员,也有权写评语的。

  我急急的扔给他,让他去苦恼吧,我不管了,赶紧先把其他的写了,我还要赶回家看青春的火焰咧。

  我写着,一边还偷看康聿,见他紧皱了眉头,我心情觉得特爽快,心里暗想,你也有今天,看你怎么写,哼哼!!

  康聿想了一会儿,真的就一会儿,然后拿起钢笔,大笔一挥,写完,就又扔给了我。

  “好了!”

  好了!!这就好了。

  我愁苦了半个小时了,那几分钟就搞定了。

  我不信,放下笔,打开周勇强联系手册,翻到评语那一页。

  上面就寥寥几个字——该同学成绩稳定,动手能力极强。

  什么叫最高境界的舞弊,这就是,都舞弊得找不出一点不合理的地方来。

  “怎么?写得不对?”他问。

  我赶紧摇头,这写得简直无懈可击。

  “那就快签名!”

  “哦,好的!”评语是由我来写,最后的落款自然是我的名字。

  我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名字,然后再给康聿,让他整理。

  他看了我的签得名,皱眉说道,“你的签名真难看,这以后我让你在配偶栏上签名,你签成这样,我多丢脸,回家赶紧练练去。”

  配偶栏!?

  我愣了一下,只以为他嫌我字难看,弱弱的问,“康聿,啥是配偶栏……”请原谅80后出生的初中生的无知。

  康聿的脸顿时黑了,黑得跟锅底一样。

  干嘛拿这么吓人的脸对着我,嫌弃我字难看,就难看,也用不着这么吓人。

  他见我还是一脸的无知,背起书包,就走人。

  临走前,回头还骂了我句,“小笨蛋!!”

  哎呀,竟然还骂我。

  我刚想回骂,他已经甩门走人了,门被他甩的砰砰响。

  我坐在位置上,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

  明天我一定要骂回来。

  可是……配偶栏是个什么东西?

  我真的不知道啊。

  又纠结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668彩票计划群 宝马彩票计划群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上海11选5开奖 五福彩票计划群 568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 极速赛车全天精准计划 苹果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