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禛心——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东篱菊隐 > 最禛心 >
更多

第一卷 快乐的“单亲妈妈” 第28——30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最禛心候补上场

  兰桂坊厨房内。

  “你说什么?”颜紫萝面部神经抽搐症配合着她的语调。

  “姐姐,我已经说了一百遍了,我嗓子这样了哪能唱啊?你也是合伙人了,总不会希望兰桂坊因为我倒闭吧?”眉潋滟哑着嗓子说话。

  “倒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大不了回家吃大米。再说,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晚上不唱就倒闭?你骗鬼呢?”颜紫萝说到。

  “你不会是唱歌跑调吧?”眉潋滟问到。

  “开什么玩笑?我在练歌房可都是拿满分的!”颜紫萝忿忿地说到。

  “那你还怕什么,用面纱遮上脸还有谁认识你呀?”眉潋滟说到,虽然明天有八爷来,可是为了帮这个笨蛋引起她男人的注意,她只好把自己嗓子弄得暂时哑了,可是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固哎,气死她了。

  “再说,你在练歌房里唱得再好也不是舞台啊?你知道站在舞台上是什么感觉吗?还是你根本是因为胆小啊?”眉潋滟再接再厉。

  “你~~~~好,我替你唱。”颜紫萝豪气云干地说到。

  “这才对嘛。晚上回去好好练练啊。明天上午的糕点不卖了,你先练练。”眉潋滟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的兴奋。

  “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颜紫萝看了看眉潋滟,她怎么觉得那张脸有诡异呢~~~~

  “哪有,这可是我嗓子倒了才轮到你的。喂,你唱什么歌比较拿手啊?”眉潋滟转移话题。

  “除了美声、民歌我都拿手。”颜紫萝吹嘘到。

  “那你最喜欢哪首啊?”怎么问个问题这么难呢。

  “好听的都喜欢啊。哪有最喜欢的~~~~”歪着脑袋想了想,没有。

  “那我就帮你选了哦。”眉潋滟在厨房里走来走去。颜紫萝的眼睛跟着她,良久颜紫萝说到:“有没有人说你像狐狸?你真的有点邪。”很肯定的语气。

  “是吗?嗬嗬~~~~”眉潋滟笑得花枝乱颤,“我也觉得我像狐狸精唉。喂,你会唱《爱不释手》吗?”

  “就是唐太宗和杨吉儿那个?会啊,当年我可是每一集都看了呢。”颜紫萝说到。

  “那好,就唱这个。”多煽情啊,再想个小小的办法把她的面纱弄掉,其实她现在也还算中等美女啦。

  “好吧。不过我可不会跳舞,我只能站那唱,甭给我搞什么花样。”颜紫萝说到。

  “好。”眉潋滟乐得眉开眼笑,“明天早点过来哦。”然后拧着水蛇腰走了。颜紫萝继续做好吃的糕点。

  半夜

  颜紫萝抱着被看着窗外,唱歌唉,挺好玩的吧?可是她现在好像有点紧张。《爱不释手》?那狐狸也真会挑,那歌听着就撩拨男人的心哪,要是狐狸亲自上阵还不把男人迷得乱七八糟?可是换了她,呵呵,估计就要把男人吓得乱七八糟了~~~~唉,还是睡觉吧,反正就是后卫,八百年才有一次上场的机会呢~~~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颜紫萝来到了兰桂坊。刚进门,就见眉潋滟坐在那喝茶呢,“哟,我当你忘了呢!”语气不善。

  “哪能啊,你现在可是我的衣食父母。”颜紫萝自己坐下倒了杯茶。“你这一大早坐这不是专门等我的吧?”

  “就是。等你来换上衣服看看呢。”眉潋滟指了指桌子上的衣服,“漂亮吧?穿上像仙女。”

  “白色的呀?嗬嗬,是像仙女,可我记得女鬼好像也偏爱这个颜色。”颜紫萝拿衣服比了比,不错,纱料的,肯定特舒服,要是再有点风吹估计就像仙女了~~~~~~

  眉潋滟推她去换衣服,换了衣服出来,颜紫萝看着镜中的人——头发披散在脑后,脸白白的——还真像女鬼~~~~就这样往台上一站,那不得有一个跑一个个,有两个跑一双啊?“你确定让我这样上台?砸了你生意我可不管。”颜紫萝说到。

  “怎么会砸呢?晚上画了妆就漂亮了,你现在上去熟悉一下舞台。”眉潋滟满意地看了看颜紫萝,不错,衣服很合身。以她的肤色穿白色有种很洁净的美。

  颜紫萝站在舞台上,愣了半天没动,原来唯我独尊就是这个感觉啊?

  “唱啊,你站着干什么?”眉潋滟吼道。

  “找感觉啊!”颜紫萝笑着说到,想象着自己就是那个倾国倾城的杨吉儿,深吸了口气,唱了起来。

  声音在空气中流转,眉潋滟使劲鼓掌说到:“好极了,就这么唱吧!”颜紫萝便又唱了几遍,简直是越唱越满意~~~~~

  到了晚上,颜紫萝被绑到眉潋滟的闺房内被迫进行“美丽工程”,颜紫萝都快睡着了,开什么玩笑,真当工程来做了不成,刷到第六层才是腮红?怎么铺垫那么多啊,现在她又感觉眉毛一抽一抽的,“狐狸,你在拔我的眉毛?难道不能用刮的吗?”

  “用刮的会弄掉粉的,笨蛋。别动,马上就好了。”眉潋滟手下没有留情接着起劲地拔除规划之外的眉毛。

  这一个马上足足用去了一刻钟,终于等到眉潋滟满意的声音:“好了,睁开眼睛看看,满意吧?”颜紫萝睁开迷蒙的双眼,看了看镜子,愣住了,半天挤出一句:“真是化腐朽为神奇啊!”

  “你这是恭维我还是贬低自己啊?”眉潋滟收拾好化妆盒。又捉摸着给颜紫萝弄个什么头型,还是唐朝的发式好了,最有高贵的美感。正要动手,颜紫萝忽然问到:“狐狸,不是要带面纱的吗?干吗还画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浪费你宝贝的化妆品吗?”

  “这是职业精神懂不懂?”眉潋滟马上说道,她还以为这女人想不起来了呢,谁知道记性这么好。

  “哦。”颜紫萝端坐着任由眉潋滟的狐狸爪子在她头上飞舞。自己哼着歌词,忽然唱到“待我拱手河山”的时候,颜紫萝正大了眼睛,迟疑地看了看眉潋滟:“你不觉得这句词可以导致我脑袋搬家吗?”好险好险,这词哪能随便唱啊,人家那是唱唐太宗当然可以,虽然她老公将来也是皇帝,可是现在他还只是贝勒,这么唱不是说明他要夺权吗?因为她而导致未来雍正皇帝成为“死胎”,那她罪过可大了——改变历史进程,颜紫萝觉得冷汗都出来,真要是唱了,估计未来那个自己就没了~~~~~汗!

  眉潋滟也是一脸惊呆,对啊,她怎么没想到,今儿来的主可都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啊,这么唱~~~~~太可怕了!

  “那怎么办?”眉潋滟颤抖着声音问。

  “怎么办?凉拌。今天不唱了呗,让别人多表演一个不就完了?”颜紫萝倒是轻松了,没事了嘛!

  “不行啊,要不换个歌吧?你不是会很多吗?随便唱一首就好了。”眉潋滟心里郁闷死了,看来这忙是帮不成了,看她的造化吧。

  “换歌?说的轻松,唱不好怎么办,都没有练过,你个破狐狸~~~~”忽然住了口,对呀,怎么没想到呢,狐狸?不是正好有首《白狐》吗,又好唱词又好记,还配她这身衣服。

  “好啦好啦,我换歌。不过,你得把我的发型换换,弄个仙女发型吧,最好是那种幽怨型的。”颜紫萝看着镜子说到。

  “你要唱什么啊?”眉潋滟担心地问道。

  “《白狐》。知道该弄什么发型了吧?”颜紫萝问到。

  “《白狐》?好了,我知道了。”眉潋滟将她的头发拆开,重新梳了发型,颜紫萝正低声温习。头发刚刚梳好,夏至就进来了,“眉姐,芙蓉要跳完舞了。”

  “好,知道了。”拉起颜紫萝,“放轻松,下一个就是你了。”说完便推着她往出走。

  “喂,面纱啦!”颜紫萝扒住门框说到。眉潋滟急忙转身拿了面纱帮她弄好,只不过,不是那么结实就是了~~~~~~颜紫萝根本就没注意到。

  沿着楼梯下到二楼,颜紫萝的心开始怦怦跳,手心里都冒出了汗,“狐狸,我紧张!”

  “紧张有个屁用啊,有孩子能不生吗?”眉潋滟也紧张。

  “什么烂比喻啊,还真是没知识。”颜紫萝翻了翻白眼。没等抗议完就听见芙蓉柔柔的声音说着:“谢谢各位。”芙蓉退了出来,看到她,愣了一下,然后转过走廊上楼了。

  “该你了,放松,慢慢走过去,站着唱就行了。”眉潋滟轻松地说。

  “那是你,我可~~~~~”颜紫萝话没说完就被推了出去。

  最禛心献演

  揽月厢内,皇太子胤礽居中坐着,左手边上是大阿哥胤禔,右手边四阿哥是胤禛,五阿哥胤祺,七阿哥胤祐、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誐、十三阿哥胤祥、十四阿哥胤祯也分别按长幼排坐。欣赏完了海棠的昆曲、朱槿的琴、芙蓉的舞,众位阿哥都是大开眼界,尤其是第一次来到兰桂坊的胤礽、胤禛和胤祥。

  “兰桂坊的歌舞果然高超。”胤礽笑着说到,他是一个极俊美的男子,有着一种成熟的魅力。

  “太子爷,您这可是只看了前半段,今天晚上真正的歌现在才开始呢。”胤誐看着圆台上出现的踉跄的白色身影说到。

  众位阿哥也随着他的视线向圆台上看去,一个以纱覆面的白衣女子踉跄地出了帘子,手里还死死地抓着一串珠帘。不过,她回头看什么呢?

  “这就是眉姑娘?”大阿哥胤禔问到,出场方式很——特别。

  “是啊!大哥您等着听吧。”胤誐的眼睛便离不开舞台了。

  颜紫萝站在珠帘前,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串,完了完了,怎么这么多人啊,太可怕了,她在考虑要不要下去或者是装晕倒,尤其是正对面的包厢,干吗把珠帘都撩上去了,查一查,整整十个美男子就这么盯着她看,从小到大就没被这么关注过,现在倒好,一下子就来了十个,可是为什么她的腿在抖啊~~~~~转过头,忽然看见眉潋滟缝隙中露出的脸,那表情像是要吃了她,那她要是晕倒会不会被这只死狐狸骂死?算了,豁出去了,平时练歌房里不也总当麦霸吗?再说了,她一个21世纪的人难道会怕个古人?不,是十个古代帅哥。好,豁出去了。颜紫萝暗暗吸了口气,虽然声音有点抖,但是还好,总算发出声音来了。

  慢慢地,唱了几句颜紫萝才没有那么紧张了,她的声音是放松了,可是手仍紧紧地攥着珠帘,视线越过众位所有喘气的活物集中在远处的一点~~~~没有注意到逐渐安静下来的观众群。

  唱出最后一个音,颜紫萝眼珠从左转到右,又从右转到左,为什么全场都没有声音?明明人都在啊?难道都被吓傻了?真的被吓得乱七八糟?呵呵,好搞笑哦。颜紫萝不自禁地弯着眉毛笑了。可是,也太打击人了吧,她这么卖力这么辛苦大家就给这个反应?郁闷,拧起眉毛,撇撇嘴。死狐狸,敢骗她,看一会怎么收拾她,剥了狐狸皮做大衣~~~~~颜紫萝陷入了瞎想,忘了下台一鞠躬。

  直到山响的叫好声响起,颜紫萝才回过神,慌忙地冲着台下一鞠躬,然后快步转身,可是却忘了松开手里的珠帘,结果由于惯性,这条珠串被她扯了下来散了,掉到台上,颜紫萝立刻就领会了何谓“大珠小珠落玉盘”了,眼睛跟着那些珠子跳来跳去。直到珠子该停的停、该滚下去的滚下去,颜紫萝才收回目光,看看手里还攥着的几颗珠子和一条线,像是拿着烫手山芋一样手一松,那几颗珠子也在台上蹦来蹦去,不过颜紫萝这回可没心情看了,再看下去眉潋滟一会儿能把她串起来挂上。看看台下大家伙都呆愣的表情,颜紫萝扯扯嘴角,连说了几个“不好意思”,边说着边往珠帘后退,事后颜紫萝想了想,那挂珠帘一定是跟自己八字不合,要不怎么她能在十分钟之内被那个破帘子勾住了两次,这次是她的头发,颜紫萝想也没想,抬手扯自己的头发,后果就是本来就不结实的面纱终于成功地作了自由落地运动,准备与大地母亲温馨相拥,还好颜紫萝马上就停止了面纱这次无组织无纪律的行动,伸手一捞拿回面纱,直接捂在脸上转身跑了。

  众位阿哥们目瞪口呆。

  “这是~~~眉姑娘?”胤礽问到,虽只是一瞥,不是极美,但是声音真的是极美。

  “不是。”胤誐沉声说到。

  “不是眉姑娘就已经如此,想来那眉姑娘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胤礽惊讶地说到。

  “啊?”胤誐愣了下,没反应过来。

  “眉姑娘?不是神仙,是妖精样的人物,会勾魂。”胤禟笑着叫了声:“夏至。”一个极美的年轻女子出现在门口,“九爷有何吩咐。”丝毫没有轻佻的样子。

  “眉姑娘今晚儿唱什么?刚才那位是新来的姑娘?怎么没见过?”胤禟问到。

  “各位爷,真是对不住,眉姑娘这两日倒了嗓子,今儿不能给各位爷唱歌了。刚才那位是~~~”话未说完,一个火红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刚才那位只是朋友,并不是潋滟这里的姑娘。”边说着边走了进来。福了福身:“潋滟给各位爷请安。”站起身大大方方地看着众位帅哥,当然首先扫过的还是心上那位,此刻他不知在想什么,拿着杯子只是把玩,却不喝。

  “原来这位才是眉老板,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胤礽说到。果然是国色,妖媚。难怪老九说她是妖精。

  胤祥看了看胤禛,用眼神问到:怎么样四哥,比年福晋如何?

  得到的是凉凉的眼神:端庄不及。

  “闻名?爷听说潋滟是什么样的人?”潋滟轻笑。

  “人美歌美。”胤礽简单地说了四个字。

  “那依爷看呢?”潋滟接着问。

  “人美,想必歌也美。”胤礽说到。

  “爷还真是会说话,潋滟这儿谢谢您了。改日潋滟嗓子好了,希望各位爷赏光。”潋滟说着场面话。

  “好说,有眉姑娘在,十爷肯定会赏你这个光的。”胤禟笑着说到。胤誐的脸色马上变得有些不自然。

  “那个,眉姑娘,好吃的糕点今天没有吗?”胤祯问到,说来说去都是绕着女人,无聊啊。

  “对不起了十四爷,今儿厨娘请假没来,所以糕点没有了。”潋滟柔声说到,呵呵,厨娘忙着唱歌,哪有时间做点心。虽然她好像更愿意做点心。

  “不会只有一个厨娘会做吧?”胤祯不相信地问到。

  “只有她会。十四爷想吃请改日吧。”潋滟说到。可是明天这女人会不会罢工都是一个问题。

  潋滟抬头又看了一下众位帅哥,太子爷中间右手边那位该是那女人的老公吧?够冷的啊,她离这么远都汗毛立起来了,真是不敢想象,那女人怎么还跟他生了个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个冰人娃娃。不过有个这么冷的老公夏天应该很凉快~~~~正胡思乱想着,胤禩忽然说到:“怎么?眉姑娘这里的人倒是都学会发呆了!”这么多阿哥还能发呆,刚才台上的是第一个,八面玲珑的眉潋滟是第二个。

  “失礼了。”潋滟笑了笑。找个时间应该看看颜紫萝和冰山生的小冰人。“那潋滟就不打扰各位爷的雅兴了,潋滟告退。”又福了福身。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声音问到:“眉姑娘可否告知刚才那位姑娘的芳名?”

  潋滟回过身,原来是太子爷左右边那位,听说是大阿哥,垂着眼帘,心思转了好几圈,这是什么状况?怎么就听了颜紫萝一曲就“敢问芳名”了?总不能回了真名吧,否则旁边那位铁面冰人还不直接对她眉潋滟用“冰魄视线”?可是,大阿哥的话又不能不答,算了,编个吧,白狐+颜紫萝=?白颜?白萝?好像都不怎么好听。

  “回爷的话,她闺名白罗。”听着怎么那么像蔬菜?不管了,总比白盐好吧?

  “白罗?怕不是真姓名吧?”胤禔直直看着眉潋滟说到。

  “呵呵~~~”眉潋滟掩嘴而笑,现在她这个动作越来越熟练了,“爷您要问,潋滟不能不答,但是朋友之情又不能不顾。所以请爷见谅。”跟聪明人耍心眼是白痴才干的事,她眉潋滟还想过消停日子呢。

  “眉姑娘倒是义气。既然如此,爷就自己查,也不会枉了眉姑娘的义气。”胤禔此话一出,几位阿哥虽然惊讶,但是却脸上都是平静如常。

  “那就谢谢爷体谅潋滟了。潋滟告退。”出了房门,眉潋滟便皱了眉头,怎么碰上个这样的主儿?他们这些阿哥想查的事哪有查不出来的,查了出来,下一个来找麻烦的就是那位铁面阿哥了,查不出来,这位大阿哥估计也消停不了,看来她这兰桂坊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晕哪!看来还是让这个祸害先回家躲着去吧。

  最禛心颜妈妈

  快步走上三楼,颜紫萝已然换了衣服卸了妆,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叹气,听见眉潋滟推门的声音马上跳了起来,“你这只狐狸是不是故意让我丢脸?那个破帘子怎么那么不结实?”

  “不结实?你就快拽着它荡秋千了,真是——毁了我的帘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眉潋滟闷闷地说到,她现在真后悔为什么没直接用纱把这女人的脑袋整个包起来。

  “啊~~~~”哀嚎!“完了,我刚才还以为是我唱得好大家才叫好的呢,原来是因为丢人,看来是倒彩~~~”颜紫萝瘪瘪嘴说到。

  “不是,你唱得很好,刚才就有位很有来头的家伙打听你的‘芳名’呢?”眉潋滟坐下倒了杯茶。

  “谁啊?呵呵,这里也有粉丝啊?”颜紫萝只顾着高兴了。

  “谁?你老公的大哥。”眉潋滟闷闷地说到。

  “我老公的大哥?”颜紫萝一时没反应过来,“啊!我老公的大哥?天哪,你开玩笑的吧?”颜紫萝算了算亲戚关系后大声说到。

  “现在哪里心情和你开玩笑。你不知道揽月厢都是什么人吧?”眉潋滟问到。

  “十个帅哥嘛!等等,你的意思是,那是大阿哥包下来的?”天要亡她吗?就唱一次就惹这么个人物?

  “不是,是太子爷包下来的,作陪的都是阿哥,你老公爷在内。”眉潋滟说到。

  “我老公?哪一个?”颜紫萝没什么印象,都那么帅,哪分得清谁是谁啊。

  “中间太子爷右手边的。”眉潋滟趴在桌子上说到。

  仔细想了想,“眼神跟冰刀那个是不是?忘了什么样了,就记得眼神了。”颜紫萝说到,忽然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早知道他们会来?”那还让她上台唱,这不是找个理由让雍正大人砍她脑袋吗?

  “别瞪了,放心,你那个老公没认出你,想想你也挺失败的,连孩子都给人家生了,人家却愣没记住你。可真是个失败的女人哪。”眉潋滟嘲弄地说到。

  “死狐狸,我现在很怀疑你的居心!”没道理嘛,十个阿哥呀,随便挑一个也是富贵滔天啊?没道理把机会让给她呀,况且这可是个不小心会让她死的机会呢。

  “算了算了,其实呢,我是想帮你引起你老公的注意,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我才明白,在这儿呢,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得紧紧地抓住男人,否则不只受其他女人的气,就是孩子也会受欺负。瞧瞧你那个懒散的样子,你真得打算就这么老死啊?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你的宝贝想想啊?谁知道,半路杀出这么个程咬金大爷,愁死我了。”眉潋滟拍拍额头,他妈的,郁闷。

  “我活得挺好,那男人虽然想不起我们来,但是吃穿用度一样也没少过,而且他大老婆也很帮我,偶尔还会给我们送点额外的赏赐。住在那边也没人管,相对来说还是很自由。我比较享受现在的生活的,真让我回去跟那些女人争,哼哼,想想都害怕。所以,死狐狸,你就甭掺合了,我的日子就打算这么过了,蛮好的。倒是你自己呀,年纪也不小了,在咱们那也都不算水果了,还不想找个人?不过反正也是,我要是有你这么多钱,我也用不着靠男人,挺好,逍遥自在的。”颜紫萝羡慕地说到。

  “我现在也在后悔瞎管闲事呢,这俩主儿哪个好惹啊?随便动动手指头我这兰桂坊就得被夷为平地。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眉潋滟依旧郁闷,“颜颜,你先回去躲躲吧,等过了风声再出来玩吧!要不咱俩这脑袋可能就都给玩没了。”眉潋滟说到。

  “好吧。不过,要是有人来买糕点怎么办?”颜紫萝问到,她现在超级有成就感,真让她闲着~~~~~日子又恢复成米虫子了,郁闷,看来以后只能回去带倾城宝贝挖蚯蚓了,天天弄得灰头土脸~~~~~灰头土脸?她怎么没想到呢~~~~

  颜紫萝忽然站起来,推门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颜紫萝推门进来了,不过却是低着头的。

  “你干吗?”眉潋滟歪着头看她,搞什么?

  “看看,怎么样?像不像老妈子?”颜紫萝笑眯眯地说到。结果眉潋滟的一杯茶都倒在了桌上,“你脸上那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比土都黑。

  “锅底灰啊?看看,我制造出的这片区域怎么样?”颜紫萝比划着右脸上眼睛周围的一片黑灰。

  “你~~~像个基因突变的熊猫。”眉潋滟笑着说到,头一回见着为了不闲着向自己脸下手的女人。

  “我觉得还行啊!我再换上件粗布衣服,梳个欧巴桑头应该没问题吧?”颜紫萝对着镜子比比划划。

  看着颜紫萝比比划划的样子,眉潋滟忽然笑了,对呀,有何不可呢?这样既没人能认出来也不耽误赚银子,还可以跟大阿哥玩玩游戏,何乐而不为呢?日子消停太久也该有点热闹了,想到这,她也站起身,“这样装扮倒是不错,不过你也不能天天上锅底下掏灰吧?”拿出化妆盒,眉潋滟翻来翻去找了一盒棕色眼影给她,“用这个吧,一点点就很出效果了。给我省着点用,这可是兰蔻的。”

  “哇哦,我可是第一次用这么贵的化妆品呢,嘿嘿,没想到还是用来毁容的,搞笑死了。喂,你再帮我弄两套衣服吧!”颜紫萝拿着眼影看。

  “好,头发你就自己弄吧。你来的路上都弄好,免得进城碰见不该见的人。”眉潋滟叫了夏至过来低声嘱咐了几句。

  片刻拿了几套中年妇女的布衣服过来,眉潋滟把衣服包好,“得了,今儿也不早了,你回去吧!要是明天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就不用过来了。”

  “放心吧,狐狸。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事情做,哪能轻易放弃呢?”颜紫萝顶着熊猫脸笑眯眯地走了。

  “眉姐,颜姑娘这是?”夏至疑惑地问。

  “明儿改口叫颜妈妈。”眉潋滟对着镜子说到,嗯,果然有些像狐狸。

  “看来大阿哥看上那白姑娘了!”胤祥肯定地说到,“不过这白姑娘是有些不一样,头一次看到有人是如此反应~~~~”被刮住头发居然拽自己的头发?

  “不过都是烟花女子。”胤禛的声音没啥感情。

  “四哥当真如此想?”胤祥憋着笑,要说别人不知道他四哥他还不清楚吗,刚才四哥的眼神那是惊艳——当然不是面貌,连眉姑娘他都没放在眼里。是那女子身上的气质,说不明白,带着点纯真马虎不谙世事、却又有着睥睨一切的味道。恐怕今天以后这兰桂坊又多了棵摇钱树呢。

  胤禛没作声,这女子~~~还算特别。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十四在她唱完之后就整个晚上若有所思的样子呢?大阿哥也很奇怪,老八也很奇怪,但是怪在哪他现在还没想明白。

  “四哥,你发现没有,八哥今儿这歌似乎是听进心里去了?”胤祥接着说到,一个小小的歌女居然让自家几个兄弟都变得奇怪,真是好笑。不过他现在也很希望老大快点查出这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老十四,你怎么一晚上心不在焉啊?怎么,魂让那白狐勾走了?”胤誐拍拍十四的肩膀,又接着说到:“不过,这白狐比眉姑娘也不逊色呢。”

  “老十,你这就倒戈了?白狐虽不错怎么能跟眉姑娘相提呢?单就容貌就比不上啊!”胤禟故意说到。

  “容貌是比不上,但是这白姑娘~~~~哎,说不上来,她有些地方啊就是潋滟比不上的。”胤誐说到。

  “看来真是倒戈了,你说呢,八哥。”胤禟却去问胤禩。

  “各有千秋。”胤禩淡淡地说到。

  “各有千秋?”胤禟笑了笑,“确实是各有千秋。老十四,你想什么呢?”

  “啊?没什么!”胤祯难得没有拿他十哥取笑。为什么他总觉得那女子很眼熟呢?可是如此特别的女子他不应该忘记才对啊?到底是哪里见的呢?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山东群英会手机版 J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福建11选5开奖 玩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极速赛车登陆 上海11选5走势 W彩票计划群 环球一号彩票计划群 金冠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