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五章 思往事,易成伤(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当春风吹过中原大地时,高辛大王姬向黄帝写信请求,希望能在母亲忌日时,去轩辕祭拜远葬在轩辕山的母亲,尽一份孝心,也希望代母亲在黄帝膝下略尽孝心。

信是大王姬亲笔所写,落着大王姬的印鉴,由俊帝派特使送到黄帝手中。

黄帝看完后,让近侍向所有臣子宣读了信,于情于理,都没有人能反对一个女儿祭拜母亲和想见外祖父的要求,所以众官员商讨的自然只能是如何接待高辛王姬。如果只是高辛王姬,并不难办,可她不仅仅是高辛的王姬,她还是黄帝的外孙女,她的母亲为轩辕战死。商讨的结果,在不越制的情况下,自然是越隆重越好。

当桃花开遍中原大地时,小夭离开五神山,颛顼作为小夭的表兄,在小夭的要求下,陪同小夭一起赶往轩辕山。

仲春之月的第二十三日,小夭到达轩辕城,小夭的两个舅舅轩辕苍林、轩辕禹阳带着五位表弟,和一众官员来迎接小夭。

扰攘一番后,苍林对小夭说:“本该在上垣宫接见来使,可父王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这些年又不耐烦见人,所以由你七舅舅设宴款待使团,父王就不接见他们了,只在朝云殿等着见你。”

小夭笑道:“好的,那就请舅舅带我去拜见外祖父。”

苍林道:“王姬,请!”

几分苍林的侍从好似不经意地把颛顼隔绝在外,显然没有人认为颛顼也该去轩辕山。小夭站在云辇前,问道:“颛顼表哥不一起去吗?”

苍林笑得和蔼,“父王并没有说召见颛顼,已经为颛顼安排好住处,王姬不必担心。”

一位小夭还没记住名字的表弟笑道:“姐姐放心吧,我们回陪着大哥的。”

小夭笑了笑,向着颛顼走去,轩辕的侍从想拦,小夭笑盯着他们,好似在问,你们有胆子拦我?而随小夭来的高辛侍卫们已经手按在了兵器上。众人迟疑间,小夭走到颛顼面前,拉住了颛顼的手,对苍林半撒娇半赌气地说:“以前住在朝云峰时,都是颛顼表哥陪着我,如果表哥不陪我去,那我也不要去了!”

苍林笑道:“不是舅舅拦阻,而是父王没有召见他,我们实不敢擅自做主。”

“若外祖父怪罪,自然由我担着,不用舅舅担心!”小夭拽着颛顼就想登上云辇,两个轩辕侍卫拦住了他们,不许小夭上辇车,小夭盯着苍林:“颛顼表哥真不可以去?”

苍林说:“王姬见谅!”

小夭的脸色沉了下去,扬声对所有高辛侍卫下令:“既然轩辕不欢迎我来,立即返回高辛!”小夭拖着颛顼就走。

高辛侍卫们立即开道,排列出整齐的队形,竟然真的打算立即返回高辛。苍林看小夭不像是假装,着急了,“王姬,不可胡闹!”

小夭怒气冲冲,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我胡闹?有人会不惜万里迢迢跑这么远来胡闹吗?我堂堂高辛大王姬,有什么东西是在高辛得不到的?我母亲为轩辕百姓战死,我不远万里来祭拜母亲,诚心诚意要拜见外祖父。只是想让自小就熟悉的表兄陪我一起,轩辕侍卫却阻我登上云辇,我倒是要请全天下的百姓为我评评这个理,是我胡闹,还是轩辕无礼?”

苍林哪里想得到小夭的性子竟然这么泼,居然像泼妇骂街一般嚷嚷,若今日真让小夭就这么走了,把事情闹出去,他可就要被万民咒骂了,父王也必定发怒。苍林只得忍下,安抚道:“王姬误会了,绝无人敢阻止王姬上车。”

所有轩辕侍卫都退让到一边,小夭看目的已经达到,见好就收,拉着颛顼登上了云辇。

待云辇腾上云霄,小夭看向颛顼,颛顼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唇紧紧地抿唇。二百多年前,年少的他在四位王叔的逼迫下,孤身一人离开了轩辕山,当时,他站在船头,回身看着渐渐消失的朝云峰时,就在心中发誓:我一定会回来!

云辇停住,婢女们恭请王姬下车。

颛顼和小夭下了车。

颛顼仰头看着宫门前的匾额,上面是祖母亲笔写下的“朝云殿”三个大字,他不禁在心内说道:奶奶,爹爹,我回来了!漂泊异乡二百多年的我回来了!我让你们久等了!

小夭也仰头看着匾额,三百多年前,这座宫殿里,曾盛满了她和亲人的欢笑,今日归来,却只剩下了她和颛顼。

颛顼和小夭相视一眼,两人同时举步,一起跨进了殿门。

小夭面无表情,走得很慢,颛顼随在她身后,也是慢慢地走着。

小夭走进了前殿,一个须髯皆白、满脸皱纹、苍老清瘦的老头歪靠在榻上,好似过于疲惫,正合目而睡。听到小夭的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看向小夭,视线依旧锐利。

小夭和颛顼不知为何,都想起了弥留时的祖母,他们心头一酸,齐齐跪下,不约而同地说道:“孙女(孙子)回来了。”

黄帝微微抬了下手,“过来。”

小夭和颛顼磕了三个头后,才起身,走到黄帝的榻边。小夭随性惯了,一屁股就坐在了榻上,颛顼却是恭敬地站着。

黄帝看着小夭,“你长得不像你娘,不过你这脸形、嘴巴倒是真像你外祖母,简直和我遇见她时一模一样。”

小夭记忆中的外祖母容颜枯槁、满脸皱纹,小夭实不知道究竟像不像,只能微微一笑。

黄帝好像猜到小夭所想,说道:“你外祖母也曾和你一般年轻过,她的美貌和才华曾名满大荒,很多好儿郎都想求娶她,可惜,她选错了人。”

小夭愣住,不知道该接着说什么,既不能说外祖母的确嫁错了人,更不愿说外祖母没有嫁错。因为她也的确有感觉,外祖母和外祖父只怕不和,在外祖母去世前那几年,外祖父从未来看过外祖母,准确地说,除了外祖父提着剑想杀母亲那次,小夭从未在朝云殿见过外祖父。直到外祖母去世后,外祖父重伤,才搬到了朝云殿。

小夭的沉默像是认可了黄帝的说辞,黄帝却未介意,依旧微笑地凝视着小夭。

黄帝看向了颛顼,微笑散去,不像看小夭时的温和欢喜,而是苛刻挑剔的。颛顼没有低头,只是微微低垂着眼眸,任由黄帝打量。

半晌后,黄帝才说:“我还以为你被高辛的风流旖旎消磨得和已经忘记了怎么回来。”

颛顼跪下,“孙儿让爷爷久等了。”

“你回来是为了什么?”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豪客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规律公式 大通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怎么稳赚 幸运时时彩 山东11选5走势 易中彩票开户 山西11选5走势图 8828彩票计划群 金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