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云中之珠 >
更多

第32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为女人买鞋,这在宇文忠还是第一次。他虽然知道鞋的牌子,也知道云珠穿多大的鞋,还知道云珠要哪个颜色,但他不知道C市哪个店才有那种鞋卖,更不知道在哪里买才合算,他得请个懂行的陪着去才行。

  Grace在这方面肯定是内行,但她太忙了,平时忙上班,周末忙约会,他很少能逮得住她。赵云他是不敢请的,可别让她暗中使坏,唆使他买个假货或者什么上当货。

  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求助于朱洁如。

  通过这段时间的共事,他发现朱洁如这位传说中的“反共专家”其实也不算反共,从来没跟他说过计划生育的事,也没攻击过党和政府,倒是很热爱祖国的样子,经常讲她去过大陆的哪里哪里,那里的风光多么多么美之类。

  当然,朱洁如也爱说台湾的哪里哪里多么美,但他觉得这个不叫反共,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说台湾美,那不就是说中国美吗?应该算爱国吧?

  有时老杨问起,他就如实汇报。

  但老杨总是严肃地告诫他:“你可不能麻痹大意,老李就是这么掉进她的陷阱的。只要学期末对助教的评分还没搞,你就不能高枕无忧。”

  现在他想请朱洁如带他去买鞋,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但他安慰自己说,我请她帮我女朋友选个鞋,与政治完全无关,应该不会掉进她的陷阱吧?

  朱洁如很高兴帮这个忙:“给女朋友买鞋?好温馨耶!周末我陪你去吧。”

  周六早上九点多钟,他就起了床,漱洗了一下,穿好衣服,下楼去吃早点。

  他正在往面包上抹花生酱,Grace下楼来了,穿着一件毛绒绒的浴袍,腰里系着根同花色的带子,很大的翻领,露出里面带花边的睡衣。

  她在家时,除了做饭,其他时间都是这身打扮,不同颜色的浴袍,不同颜色的睡衣,但基本都是睡衣+浴袍。

  他刚开始看她这种打扮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犯嘀咕,以为她是穿了勾引他的,但天天看她这样打扮,就知道她不是勾引他了,哪有天天穿这身勾引人的道理?如果一次勾引没成功,也会换个装束再试了吧?

  他曾跟云珠说起Grace在家的穿着,云珠笑他老土:“人家外国人在家都是那样穿的,里面那个才是睡衣,外面的是浴袍,比穿T恤短裤正规多了。你也去买件浴袍在家穿吧。”

  “我才不穿那玩意呢!”

  “那你就光胳膊光腿在她面前晃悠?”

  “哪能呢?我都是回到卧室才脱外衣。”

  不过Grace今天这件毛绒绒的浴袍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穿,看上去很像云珠床上放的那个毛公仔,绒绒的很可爱。

  他跟她打招呼:“Morning(早上好)!”

  “Morning(早上好)!今天起这么早,要去哪儿呀?”

  “去outletmall(奥特莱斯,厂家直销中心)。”

  “你还逛outletmall?”

  “嗯,给我女朋友买鞋。”

  “哇,你不简单呀,还会给女朋友买鞋?你知道她爱穿什么鞋?”

  “知道,她想要‘萝卜丁’的鞋。”

  她一愣,随即笑起来:“哈哈,Louboutin,还真像‘萝卜丁’呢。这是谁想出来的?”

  “我听云珠说的。”

  “你知道outletmall里有‘萝卜丁’的鞋卖?”

  “呃——我也不知道,是系里一个女生说的。”

  “我记得我们这个outletmall里没‘萝卜丁’卖。”

  “没有?那怎么办?”

  “可以到市里的mall(购物中心)里去买呀。”

  “但是我已经跟她约好了去outletmall——”

  “那就先去outletmall啰,逛完了再回市里买就是了。”

  “如果outletmall里没‘萝卜丁’,我去那里逛什么?”

  “那里没‘萝卜丁’,但有别的东西啊,你可以在那里给你自己买点名牌衬衣什么的。”

  “名牌多贵呀。”

  “那里的名牌不贵,比零售店里便宜多了,像polo(波罗)的T恤,五十块钱就可以买一件——”

  他一炸:“50块一件还不贵?我在沃尔玛都可以买五件了。”

  他还真在沃尔玛花五十块钱买过五件T恤呢,因为云珠交待过,在美国天天都得换衣服,但不要每天都洗衣服,要攒多了一起洗,所以他一次性买了五件T恤,加上他从国内带来的两件,总共是七件,正好一天一件。

  刚开始他是老老实实地一天一件,七件都穿完了,就用洗衣机洗一次。但后来他越想越觉得这样很亏本,他一次性买的那五件T恤,有两件是黑色的,两件是蓝色的,一件是白色的。那么就算他穿完一件黑色的换上另一件黑色的,人家怎么知道他换了呢?

  再说到处都有空调,他根本就不出汗,到处都很干净,衣服也不沾灰,换下来都是干干净净的,闻着也没怪味道,用得着天天换每周洗吗?于是他自我调节了一下,有时两天才换一次T恤,有时换下来挂几天再穿,好像还没人说他不讲卫生。

  Grace说:“一分钱一份货嘛。沃尔玛卖的T恤,是不是放洗衣机里洗几次就没用了?”

  “没有啊。”他扯扯身上的T恤,“这不还能穿吗?”

  她笑了一下,说:“你对自己这么省,对女朋友倒是很大方呢。一双‘萝卜丁’的鞋,够你买几十件沃尔玛的T恤了吧?”

  “但是我要几十件T恤干嘛呢?”

  “那她要双‘萝卜丁’干嘛呢?买个几十块钱一双的鞋,不也一样穿吗?”

  “但她一个好朋友就有‘萝卜丁’的鞋呀,她们一起出去,人家穿‘萝卜丁’,她穿——茄子丁,那不就——很失落吗?”

  她摇摇头:“她太爱跟人攀比了,人家有什么,她就问你要什么,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满足不了她的。”

  他有点不高兴:“她并没问我要什么,是我自己提出要给她买‘萝卜丁’的鞋的。”

  她撇撇嘴:“好了,快点吃完去赴约会吧,当心迟到了。”

  他看看微波炉上的钟,不早了,便几大口吃完面包,喝掉牛奶,把杯子拿到水池里冲干净了,放进洗碗机里,说:“不早了,我走了。”

  “走好!”

  “你今天——不出去?”

  “出去干嘛?”

  “我看你每个周末都——出去的。”

  “谁说我每个周末都出去?”

  “我每次周末都没看见你么。”

  “你没看见我就是出去了?”

  他觉得她今天的无名之火有点大,赶快逃跑:“不早了,我走了。”

  “这话你说了几遍了。”

  “对不起。”

  有GPS导航,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朱洁如住的地方,是一幢两层的公寓楼,看上去环境不错。

  朱洁如给了他房间号码的,但他没上去,在楼下打电话。

  她接了电话:“哎呀,你来了?我就好,就好,你上来吧。”

  “不了,不了,我就在下面等。哦,我想起一件事,我听人说outletmall里没有‘萝卜丁’卖,要到市里的mall里才有卖,你看我们是不是——”

  “谁说outletmall没有‘萝卜丁’卖呀?有的,有的——”

  “有就好。”

  “你等会啊,我马上就下来。”

  他知道女生出门都得磨很久,便把座椅放低了,躺那里听音乐,准备等它个半小时。

  但很快就听到有人敲车窗,是朱洁如。

  他一见她,不由得小小吃了一惊。

  他平时看到的朱洁如,都是T恤衫牛仔裤之类,而那个打扮可能不是很适合小巧玲珑的女孩子,所以朱洁如平时很不起眼,基本可以被忽略。她给那些人高马大的美国人上课,尤其搞笑,就像个小孩子在煞有其事扮大人似的。

  但今天的朱洁如,换成了裙子和高跟鞋,头发也不知道怎么捯饬了一下,脸上好像也抹了点什么,看上去成熟多了。

  他有点不安,去个mall还打扮啊?这要是让系里人看见,还不造成误会?

  更让他不安的还在后头,朱洁如不是一个人下来的,她后面还跟着一对老夫妻,看样貌应该是她的父母,都在冲他微笑。

  朱洁如介绍说:“这是我的爸霸(爸爸)和妈骂(妈妈),你不介意他们也去吧?”

  他骑虎难下,只好说:“不介意,不介意。”

  “他们不会开车,我又很忙,没时间车他们出去玩,他们每天呆在家里,都好寂寞的,今天就让他们也到outletmall里去看看——”

  “好的,好的。”

  他很想就此退出,让朱洁如陪她父母去逛outletmall,而他自己请Grace帮忙,去市里的mall里买鞋,但他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好殷勤地照顾两位老人和一位小姐上车。

  那天outletmall里真是热闹,他刚下高速公路,就开始堵车了,一直堵到mall的入口处,进去后接着堵,离得近的停车场都停满了,他只好按着箭头所示往比较远的停车场开。

  好不容易停了车,四个人一起往mall里走。两位女士都穿着高跟鞋,走不快,他也只好跟着蜗行。

  到了那一排排商店跟前,朱洁如提议说:“阿忠,我们先去sex(性,性活动)吧。”

  他吓了一跳,张皇地问:“你说什——什么?”

  “去sex啊。”

  “谁?我们?”

  “是呀。你不是要给你女朋友买‘萝卜丁’吗?要去sex才有卖呀。”朱洁如对父母说,“阿忠要给他女朋友买鞋,我们先去sex。”

  两位老人都没像他那样大惊小怪,很淡定地同意了。

  他完全懵了,糊里糊涂地跟着朱洁如一家走进一个店子,糊里糊涂逛了一通。朱洁如跟一个售货员说了一会话,就过来告诉他:“这里真的没有‘萝卜丁’唉,怎么办?我知道这个mall里就这一家有可能卖‘萝卜丁’,如果他们不卖,那就没得买了。真是对不起啊——”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可以回到市里去买。”

  从店里出来后,他回头看了一下店名,发现是“SaksFifthAvenueOffFifth(萨克斯第五大道折价店)”,于是猜出刚才朱洁如说的是Saks而不是sex,不由得笑了起来。

  朱洁如问:“你笑什么呀?”

  他脱口而出:“呵呵,刚才不知道这个店名,差点闹笑话——”

  “什么笑话?”

  他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呵呵笑。

  朱洁如也回头看了一眼店名,突然明白过来:“哇,我的英语有这么糟糕吗?”

  “不是,不是,你的英语挺好的,是我——听力太差了。”

  朱洁如格格笑了一阵,又讲给她父母听。

  两个老人都很保守,没有放肆大笑,只东张西望,做没听见状。

  他正想问下一步去哪里,忽听有人叫他的名字:“宇文忠!”

  他一听这声音,脊背就一阵发凉。真是天有绝人之路啊!他最怕的就是被别人看见了起误会,还真就被别人看见了,而且不是别的别人,正好是这个包打听别人!

  人生终于完整了!

  朱洁如在跟来者打招呼:“赵云,你好!”

  但赵云只“嗯哼”了一声,算是答复,马上返过来审问他:“宇文忠,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到这里来?”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给云珠买鞋。”

  “那你怎么跟她——”

  “我不懂鞋,请她来帮我——”

  “那两个人是谁?”

  他真的服了赵云,就这么当着“那两个人”的面问“那两个人是谁”。

  朱洁如介绍说:“这是我的爸霸和妈骂。爸霸,妈骂,这是我的学妹赵云。”

  赵云把右手举到太阳穴旁边,弯着手指对两个老人招了招,配着脸上调皮的表情和嘴里的“hello(你好)”,还算可爱。

  几个人站一起却没什么话说,有点尴尬。

  赵云指指前面:“我妈要我给她买个coach(寇奇,寇兹)包,我roommate(室友)在那边排队,快排到了。你们要不要买?要买可以跟我一起进去,省得你们排队。”

  几个人都说“不买,不买”,赵云便跟他们“bye–bye(再见)”,蹦蹦跳跳地往coach店去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拉菲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害了多少人 67娱乐系统 上海快3开奖 彩客网计划群 内蒙古11选5 聚发彩票注册 福建11选5 内蒙古11选5 必发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