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爱就爱——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想爱就爱 >
更多

第29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母女俩正聊着,陶沙回来了,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子。

  娘俩赶快停止对话,跟他打招呼:“回来了?买到了?多少钱啊?”

  他没答钱的事,只说:“回来了,买到了,Drano很灵的,半小时就能搞好。”

  他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一个瓶子,从另一个袋子里掏出橡皮手套之类的东西,就到洗手间去忙活。

  两母女都跟过去观摩,看见他把瓶子里的东西倒了一些在浴缸和洗脸池的下水孔里,看了看表,说:“走,我们到外面去等三十分钟。”

  她问:“然后呢?”

  “然后就烧点热水冲下去,下水孔就通了。”

  “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

  他在炉子上烧了热水,看看时间到了,就端到洗手间,倒进浴缸和洗脸池,稍等一会,打开水龙头一冲,哇,全通了。

  两母女一阵欢呼。

  他指着几个瓶瓶罐罐对妈妈说:“林老师,这几个瓶子里是Drano,清堵塞的,以后如果又堵了,你就倒半瓶在下水孔里,等上半个小时,用热水冲冲,就通了。橡皮手套在这个抽屉里,弄这些的时候记得戴上。”

  她觉得他像个即将上前线的丈夫,在叮嘱自己留在后方的妻子,而妈妈也像个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却即将承担家庭重担的娇妻,很乖巧很坚定地回答“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搞得她又感动又吃醋。

  几个人来到客厅,妈妈对陶沙说:“刚才Linda她爸爸打电话来,想叫她过去玩几天,我们正在商量什么时间去比较好,定了时间她爸爸好买机票——”

  陶沙问:“桂叔叔住哪里啊?”

  “F州的G市。”

  “那离这不远,只七八个小时的路程,不用买机票,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妈妈说:“我没打算去。”

  她对陶沙说:“那就我们俩开车去,我爸也叫你去玩的。”

  陶沙受宠若惊:“真的?他知道我在这里?”

  “我告诉他了。”

  他竭力劝说:“林老师一起过去玩玩嘛,我们下星期才去D州,这几天呆家里也没事,正好去F州玩一趟。”

  她出主意说:“妈,一起去嘛,你要是不想见爸爸,就躲在车里不出来。”

  妈妈大概不放心女儿和一个男人单独出远门,下决心说:“好吧,我也去,但我不会跟他见面,你给他打电话时别说我也去,就说你们两个人去。”

  她开心地说:“好呢,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她拨了爸爸的电话号码,响了老半天爸爸才接,一听是她,马上抱歉:“Sorry(对不起),刚才有点忙。你跟妈妈商量好了?”

  “商量好了,她不来,就我和陶沙来,也不用你订机票,我们开车过来。”

  爸爸很失望:“你妈妈怎么不来呢?”

  她怪同情爸爸的,就自作主张泄露了机密:“其实妈妈会跟我们一起来的,但她不想见你,就叫我说她不来——”

  爸爸说:“你把电话给妈妈,让我和她说几句。”

  她把电话给了妈妈,妈妈就到卧室里去了。

  过了一会,妈妈打完电话出来,眼圈有点红红的。

  她装着没看见的样子,兴奋地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陶沙说:“我们可以吃了午饭再出发,晚上七八点钟就能开到。”

  于是陶沙做饭,两个女人收拾行李。

  吃过午饭,三个人就开车去F州,妈妈说:“我坐后面吧,可以躺下睡个午觉,你坐前面陪他聊天,免得他打瞌睡。”

  陶沙嘱咐说:“林老师你躺下睡觉时记得把安全带扣上。”

  她开玩笑说:“你照顾人真周到,有时我都觉得你就是我爸爸。”

  妈妈嗔道:“又瞎说!”

  陶沙倒不介意:“爸爸当不起,当个叔叔还是没问题的,以后你就叫我叔叔吧。”

  “我叫你怪蜀黍。”

  “我怪吗?”

  “太怪了!”

  他无声地笑了。

  她半侧着身子坐在座位上,仿佛在看路边风景,其实是在看他的侧面,看他扶在方向盘上的手,看修长的手指随着车里播放的音乐打节奏。

  她觉得自己真是来到天堂了,美车美景,后座上躺着亲爱的妈妈,旁边坐着心爱的男生,是从万里之外的中国赶过来的,现在去见那个传说中的爸爸,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故事吗?

  但她想起陶沙有可能是她爸爸以前的那个儿子,又有点担心,只希望一脚赶到爸爸那里,让爸爸指着陶沙说:“不,这绝对不是我的儿子。”

  晚上八点左右,他们进了G市的地界,又开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了爸爸给的地址。

  她一看,是一家中餐馆,中文名字俗不可耐,叫做“路路发海鲜酒楼”,英文是“668SeafoodRestaurant”,不知道老外懂不懂得“668”是什么意思。

  她问妈妈:“爸爸请我们在这里吃饭?”

  妈妈很不情愿地说:“这是他开的餐馆。”

  “哇,爸爸是老板啊?”

  “唉,一个大学英语老师,跑这里来开餐馆,难怪他不敢回去露面——”

  陶沙说:“不是不敢,是走不开吧?中餐馆很捆人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时间休息。桂叔叔很不简单,白手起家,在美国开创了自己的事业。”

  妈妈打鼻子里哼了一声:“哼,这也叫事业!”

  他到餐馆门前看了一下,说,“好像挺忙的,我们要不要坐车里等等?”

  她拿出手机:“我爸肯定急着见到我们。”

  “那也是,快给他打电话吧。”

  爸爸一下就接了电话,边说话边从餐馆跑出来迎接他们。如果不是只有老爸一个人在那个时候跑出来,手里又拿着手机,她肯定不会想到那是她爸,个子不高,发福了,眼睑垮了,肚子大了,头发稀了,说是她爷爷她都信。

  爸爸看到他们几个人,也似乎不敢相信,眼里泛着泪光,怯生生地问:“小红,是你们吧?”

  她大胆回答:“是我和妈妈,还有陶沙。你是我爸?”

  爸爸很不好意思地说:“是啊,是啊,我是桂立平,你妈妈没对你说过?”

  她开玩笑说:“说过说过,但她没说是这样的。”

  爸爸也放松了一些,问:“她说我什么样的?”

  “她说你高大英俊,玉树临风哦。”

  妈妈说:“这孩子从小惯坏了,没大没小。”

  爸爸不介意:“跟自己爸爸嘛,没那么多讲究。进来坐,进来坐,还没吃晚饭吧?我给你们搞点吃的。”

  几个人进了爸爸的餐馆,在一个火车座上坐下,她抢着和陶沙坐在一边,让妈妈坐在对面。她感觉很放松,陶沙好像也很放松,只妈妈很拘谨,缩在对面座位的角落里。

  爸爸亲自给他们拿来菜单,让他们随便点。

  她说:“爸爸,我可要狠狠宰你一顿了。”

  爸爸笑呵呵地说:“只要你吃得下,只要我这里有。”

  爸爸趁机在妈妈身边坐下,装作看妈妈手中菜单的样子,凑近妈妈,还热情地在菜单上指指点点。而妈妈只低着个头看菜单,估计什么也没看见。

  她也不看菜单了,盯着爸爸妈妈看,觉得爸爸比妈妈老多了,妈妈看上去真的只三十多岁四十岁的样子,但爸爸看上去就像六十多的人了。估计那个姓柴的一定长得不漂亮,天天呆在餐馆,肯定被油烟熏成了大肥猪。爸爸看到妈妈,就像看到天仙一样,眼神真可以称得上“色迷迷”。

  她在心里幸灾乐祸,哼哼,谁叫你那时移情别恋的?悔死你!

  几个人点了菜,爸爸就叫waiter(餐馆侍应生)送到厨房去做,他自己坐那里陪他们聊天。

  妈妈基本不说话,埋头喝茶,爸爸只好跟女儿聊,也跟陶沙聊,妈妈听到好笑之处,把脸扭向别处,不知道笑了没有。

  几个人吃了饭,坐在店里玩了一会,到下班时间了,爸爸说:“走,我带你们回家休息。”

  妈妈说:“我们去住旅馆。”

  爸爸力邀:“现成的住处,怎么要去下旅馆呢?”

  她替妈妈解释说:“因为我们不想去你跟那个——柴老师的家里住,让她知道也不好。”

  爸爸说:“不是啊,我还有别的房子。”

  她叫起来:“哇,你还有别的房子啊?是不是金屋藏娇,养了二奶三奶啊?”

  妈妈呵斥说:“怎么又瞎说呢?”

  爸爸解释说:“是我的投资房,买来出租的,刚装修好了,还没租出去。”

  妈妈听说是出租房,就同意了。

  爸爸开车在前面带路,陶沙开车在后面紧跟,先去爸爸开的另外两家店,在城里不同的角落,都叫“路路发海鲜酒楼”,是连锁店。

  爸爸很有气势地带他们走进那两家餐馆,那里收银的人都很巴结地叫爸爸“桂老板”,爸爸亲自把收银机打开,拿出里面的钱、支票、信用卡票据等,清点了一通,记了帐,就带他们大摇大摆地走出餐馆。

  她估计每天这个收银的时刻,一定是爸爸一天中最得意最充实的时刻。

  最后来到爸爸的投资楼,发现是幢挺不错的小洋楼。几个人跟着爸爸走进楼里,爸爸很骄傲地介绍说:“这是我买的第三栋楼了,自己住一栋,其他的就改造一下,租给那些打工的人住,每个月收的房租还了房贷还有结余。”

  她发现楼里的房间都是一小间一小间的,连地库在内,大概有十多间。他们三人一人挑了一间楼上的卧室,然后去洗澡冲凉,楼上楼下共有三个洗澡间,正好一人占一间。

  她冲完凉出来,发现爸爸没走,还在那里,在跟陶沙说话,她没看到妈妈,不知道是在洗澡间,还是躲卧室里去了。

  爸爸对她说:“小林,你这次就别回中国去了,就在这里帮我打理生意。我早就想把生意发展到别的城市去,但人手不够,走不开。”

  “我又不会开餐馆。”

  “我除了开餐馆,还卖保险,做地产经纪,你想打理哪样都行。”

  “我又没美国身份,怎么呆在美国?”

  “我刚才问了,小陶是美国公民。”

  她明白了爸爸的意思,不由得望了陶沙一眼。

  他也正在望她。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上海11选5走势 万家彩票计划群 山东群英会规则 极速赛车登陆 北京11选5走势图 大通彩票计划群 广西快3走势 金彩票计划群 188彩票计划群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