嫤语书年——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嫤语书年 >
更多

第48章 璧台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我小的时候爱吃一道烩肉,每回庖人做它,我隔着院墙闻到香味都垂涎不已。有一回,我又被香味勾得心痒难耐,跑去庖厨里面,见庖人不在,就想自己偷食。不料,那锅里面的蒸汽很是厉害,才揭开锅盖,我就被烫到了手。

母亲给我擦药的时候,又好气又好笑,教训道:“迟早都能吃到,馋什么?心急无好肉。”

心急无好肉……母亲这话虽久远,如今看来却是真知灼见。

魏郯看到那块黄绢的时候,我就知道什么都完了。虽然也算殊途同归,但我先前的设想可不是这样的。我应该不显山不露水,做得无师自通一般,方能显得聪颖贤惠……

当然,说什么都晚了。

魏郯倒是神清气定,低头微笑:“夫人此图甚好,只是上面画的都是男女二人,夫人若想习得精妙,还须为夫助以一臂。”

接下来……接下来我和他就真的变成了图上的那样。

我原先还觉得那图上的夸张,怀疑是画师博噱头乱画。可是魏郯用行动告诉我,那绝非臆造。他把我蜷起来,从后面,又换做上面;他的气力很大,我只能任着他摆布,如同初尝人事的白丁。或许新奇,又或许我本有想入非非,那些花样除了比平时累人,竟还很有些奇妙的刺激。魏郯不肯灭灯,我能看到自己纤毫未着的身体曝露在他兴奋的目光下。他的脸庞被欲望染红,双眸的神采炽热而迷人……

事后,我睡到第二日午后才醒,身上的酸痛比从前任何一次都强烈。魏郯却抱着我,热气喷在我的耳边,意犹未尽:“可惜如今天寒,又是在家宅,将来为夫有了别处的屋舍,定与夫人择一处花园楼阁。”

我羞得想钻到榻下去,又想把那该死的黄绢烧了。不过,当我去见郭夫人,她又拿“夙夜敬奉无违”之类的话来暗刺我贪睡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倒宁愿和魏郯在一起。

初十之后,府中的事渐渐少了,虽然偶尔有客人临门,但我时常能清闲大半日。

而不知道是除夕那日周氏的话提点了魏傕,还是本来事少,魏傕这些天来也不怎么把要出门的事交给魏郯,于是出现了难得的状况——我清晨一觉醒来,还能看到魏郯躺在身旁。

外有严冬,内有火炉,加上两个无所事事的人,一切都透着暧昧。可魏郯却一副心思纯正之态,悠哉游哉地拿出棋盘和一本棋谱,问我下棋么。

下棋总比看那块黄绢好,我欣然答应。

魏郯的棋谱是从上回探访云石先生的时候带回来的,我瞄过几眼,全然不感兴趣。可是魏郯却当宝贝一样,闲暇时拿出来翻一翻,现在又照着摆阵。

跟魏郯下棋不算费力,因为我棋艺实在差,没多久就会毫无悬念地一败涂地。后来,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对魏郯说:“夫君还是去与二叔或者堂叔们下吧。”

魏郯却看看我,不以为意:“夫人可与为夫同阵,如何?”

我讶然:“如何同阵?”

魏郯不解释,等他伸过手来,我才知道,所谓同阵,就是他也不耐烦跟我下了,索性自己跟自己对弈。

虽然我被踢出局外,可是魏郯却不让我走开。他把我搂在怀里,一边下一边跟我指出两阵的门道。他讲解得很细心,我听得似懂非懂,却奇异地丝毫没有觉得不耐烦。他的手臂有力,胸膛厚实而温暖,低沉的嗓音不疾不徐,似乎有一股让人安心的力量。我微微抬眼,他盯着棋盘的样子很专注,唇角的线条平直。

心莫名一跳,我看向棋盘,忽然觉得这样坐着,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雍池边的璧台建得很快,二月来到的时候,朝中就传来了完工的消息。

此台本有安民祈福之意,天子本想派太常祭祀就算落成了。可是魏傕却上奏天子,欲亲自祭台。天子准了奏,并让乐府也听候魏傕调遣。

我听到这消息时,虽也讶异,却并不感到反常。

魏傕自从伐谭得胜,意气风发。府中无论伎乐还是酒宴,排场越来越大。据说去年粮秣收获不错,魏傕有意乘势南进。他喜好乐赋,如今璧台落成,借机宴乐不但是美事一件,还可拔高严冬之后的朝臣与部将的士气。

祭台当日,魏郯要去安排戍卫之事,一大早就要出门。

“妾见舅氏今日试着了一件织金大氅,甚是气派。”晨间,魏郯要出门的时候,我一边给他整理衣褶一边道。

“是么。”魏郯扣着革带,语气淡淡。

我抬眼,他看看我,笑笑:“今日穿多些,风大。”说罢,把剑佩在腰上,出了门。

魏傕挑的日子不错。将近三月的天气,艳阳高照,衣服不必穿得很厚,也不会冷。

乐府的歌舞排演了将近一个月,魏傕还欲在壁台周围兴建宫苑,常纳伎乐于其中。众人都知道他对壁台重视非同一般,我来到之时,只见人头攒动,过节一样。

璧台高有十丈,从下到上数层,每层有阑干庑廊;正中还有一处宽敞的露台,上设香鼎,可行仪礼卜舞之事。最高处的殿阁,据说坐在上面可观雍池全景,亦可将层层台上的宾客宴乐尽收眼底。

天子和皇后都没有来,魏傕就俨然是这璧台的主人。他乘五驾之车,车盖如垂香饰玉,车身鎏银错金。当他从车上走下,贵人和大臣们纷纷行礼,如同觐见王者。

我跟在郭夫人的身后,魏安和魏嫆亦步亦趋。魏傕今日打扮得风光,我们这些家眷也不能落了排场。郭夫人平日深居简出,今日的穿戴却有几分艳色。她身上穿着我年节送的暗红鹤纹锦袍,头戴步摇冠,金叶嵌红玉,衬得描画精致的眉目容光焕发。我则秉承儿妇之道,头发梳作一个中规中矩的高髻,饰以金笄花钗,身上藕色蜀锦袍翻折出朱红的领口和袂沿,衬以琳琳的佩玉,亦不失魏氏儿妇的气势。

今日来的女眷也不少,与以往不同,年轻女子很多,打扮得窈窕娇美。我看到了玉莹,她今日亦是盛装,手执一把精致的便面,见到我,熟络地走过来见礼。

“阿嫤,我方才遇到一位女君,是洛阳来的,与我同姓。她说,是你表妹?”她微笑道。

不用玉莹多说,我就知道她说的是谁。今日祭台,大小官员都能来,乔恪上月举了孝廉,如今是廊官。

“阿缇么?”我说,“她是我舅父之女,近来随我舅母表兄一道来了雍都。”

“果真如此?”玉莹面上露出喜色,回头望了望,“我还说要与她一起过来,可方才四处说话,转头又不见了她。”说罢,她凑近前来,便面掩口,“阿嫤,今日郭夫人也来了,可是来相儿妇?”

“儿妇?”我讶然。

“阿嫤莫装不知。”玉莹娇嗔地看我一眼,“都传开了,丞相与郭夫人正在为二公子相儿妇。今日许多贵家都把女儿带了来呢。”

我闻得这话,心道原来如此,方才来到,我就觉得今日的女眷多得反常。从去年年底开始,郭夫人就向魏傕提过几次魏昭的婚事。魏傕也觉得魏昭早该娶妇,开年就放出了风声。雍都好些大家都派了媒人来,郭夫人虽然不曾表态,却都留下了女方的生辰。

“阿嫤,郭夫人若看中了谁,你可不许瞒我。”玉莹轻笑。

我莞尔:“那是自然。”

嘴上说着,心里却想到我自己。魏郯是长子,跟魏昭那个未定的妻子比起来,我这冢妇进门,简直可称为随便。如果有朝一日魏傕发现我的价值不再,他可会毫不犹豫地寻个由头把我换掉?

女眷们大多体力不济,行宴之所并不太高。我知道舅母会来,可当我看到她来与郭夫人见礼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

引见的是与郭夫人交好的太常梁荣之妻陆夫人,她与郭夫人同好拜神,常常过府来做客。待得她们见过礼,我露出从容之色,上前与舅母行礼。

“原是这就是少夫人舅母?”郭夫人讶然。

我颔首,道:“正是。”年节时我曾与魏郯去舅母家中拜年,其中细由,郭夫人是知道的。

郭夫人颔首,对舅母微笑,“原来是亲戚,竟不曾拜访。今日既来,当同坐才是。”

舅母一脸笑意:“幸会夫人。”

“这位是亲家女君?”未几,郭夫人看到舅母身后的乔缇。

“正是小女。”舅母道,说罢,教乔缇上前行礼。

虽然我从来不愿承认,但乔缇的确生得不错,打扮精致些,能把许多人比下去。她发间簪花,步态款款,低眉向郭夫人行礼。

郭夫人含笑受下,我看到她的眼神若有若无,朝我扫了一下。

方才各自落座,露台乐歌已起。我望去,魏傕坐在最高处的殿上,臣子贵人在下首一一列席。

魏郯头戴金冠,腰佩嵌玉金带,衬以长剑武袍,风发意气更衬英武。魏昭则宽袍大袖,玉冠束顶,一派文雅。二人坐在一处,一武一文气势迥异,却有种奇妙的吸引之力,连我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二公子多时不见,如今更是俊伟。”陆夫人赞道。

郭夫人微笑摇头:“小儿浅薄。”

没多久,只听乐师又奏乐,齐声唱颂。这回唱的是魏昭不久前为璧台所作的《还璧赋》。

文辞之作,我自幼听过不少,有父兄和裴潜口耳濡染,也懂得一二。在我看来,魏昭这赋也算不错,可要论上乘,却只能说勉强。

不过,郭夫人显然不会这么想。她听的时候,神色沉醉,手指跟着节拍轻叩。一曲罢了,周围的妇人们纷纷交口称赞,更有人说魏昭乃世之奇才。郭夫人谦让几句,脸上的笑意却自豪不已。

我瞥向舅母,她隔着一席坐在后面,也跟着赞了几句。可不知是说话的人太多还是有意冷落,郭夫人从未朝她那边看一眼。

其中的道理我明白得很。不过,舅母是我的亲戚,不可放着不管。我让阿元将案上一盘果脯递过去,又转头去与舅母说话,问她是否添些茶。

舅母脸上的尴尬之色这才消下,看着我,弯弯的眉间意味深远。

妇人们的宴乐,除了用食饮茶就是说些琐碎家常。席间,好些贵眷过来与郭夫人见礼,并且十有八九,身后都会带着家中正当妙龄的女君们。

郭夫人满面和色,一一见了,有时还会问几句。这般场面众人心照不宣,我再看舅母,她已经神色如常,乔缇坐在她身旁,眼睛望着别处,似乎在欣赏露台上的乐舞。

而魏傕那边,男人们饮酒攀谈正是热络。魏郯与几名魏傕帐下的谋士说着话,魏昭身旁则聚着些年纪相仿的纨绔子弟。

正回头来饮茶,突然,我听到些吵闹之声。再望去,只见一个臣子模样的人脸红红的,似乎喝醉了,站在阶上指着殿上的魏傕大声骂道:“魏氏逆臣!璧台是天子的璧台!你坐面南之位,莫不怕先人蒙羞黄泉!”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上海11选5 山东11选5计划 58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计算公式 159彩票 山东11选5计划 聚发彩票注册 山东11选5 山东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