嫤语书年——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嫤语书年 >
更多

第49章 漆车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我没有见到倪容是怎么被抓的,只听周氏她们议论的时候得知了大概。

自从魏傕头风复发之后,日常用膳用药,皆由倪容亲自打理。魏傕爱吃羊肉,府中有专门养羊的羊圈。事发那日,家人将他用剩的药渣倒去羊圈里,羊吃了之后,竟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而死。

家人大惊,忙将此事报知主人,魏傕正要服下汤药,堪堪捡回一条命来。

倪容立刻被抓了起来,可他一口咬定是有人陷害,不肯承认。

魏傕大怒,将倪容投入牢狱,严刑拷打,可他仍坚称自己清白。

“或许倪容真是清白。”毛氏道,“这许多天了,什么也没问出来。丞相的汤药虽是倪容包办,熬制之时却并非他一人,也许那毒是别人投的。”

“那也难说,兴许就是倪容。只是老天保佑丞相,教他事情败露。”周氏道。

“你们不觉得此事从头便蹊跷?”朱氏摇头,“我等嫁入这府中多年,何曾见过丞相犯病时如此暴躁?他连郭夫人侍候都不肯,却单单许得倪容近前?”

此言一出,几人面面相觑,有些心照不宣的安静。

我一直没有出声,听着这些,也觉得朱氏的话有道理。

这件事疑点颇多,到处都是巧合,反而让人多想。

倪容如果下毒,直接把毒放进汤药里便是,何必连着药渣一起炖煮?拿药渣来喂羊也稀奇,药就是药,谁家会为了省那点草料用药渣凑数?最大的疑点是,我若要谋害一人,一定挑最能保全自己的方法。倪容既然是太医,懂得用药,大可拿些温和的毒物,每次用一点,做得像是魏傕因病衰竭而死。如今他却一次就用下了用能够治死一头羊的毒,即便得手自己也不能脱身,世上哪有这么愚蠢的太医?

就在众人私下里议论纷纷之际,没多久,传来了倪容招供的消息。此事如同巨石坠入湖心,竟在雍都掀起了一场大风波。

倪容承认了他是受人指使,那背后的主谋,竟是赵隽。同谋的还有步兵校尉邢达、富阳公纪诠以及天子新认的皇叔梁仁。据倪容供认,这几人密谋,只等魏傕丧命,梁仁封锁城门,乘势领军包围魏府,将魏氏一家斩杀,邢达则策动军营,拥护天子。

此事简述不过三言两语,其中凶险却叫人心惊。如果魏傕暴死,魏氏子侄闻讯必然都赶回府中,赵隽等人若乘机举事,血光难免。

其中,当然也包括我。

倪容受刑过重,在牢中撞壁,死无对证。而魏傕即刻派人抓捕共犯,赵隽、邢达、纪诠都在雍都,梁仁在倪容被捕之时就得了风声逃出了雍都。追查之下,军中、朝中的共谋者有数十人,魏傕毫不手软,主犯诛五族,从犯三族连坐,牵扯竟达五百余人。

一时间,人心惶惶。行刑那日,哭声震天,赵隽、邢达、纪诠直至死前仍大骂不止。

赵隽那时给我看的天子血书未被搜出,但宫中也并未得以安宁。纪诠的女儿前年入宫,因年初诞下皇长子而得封贵人,纪诠亦因此封了爵位。如今纪诠犯事,亦殃及纪贵人。据说她与天子抱头痛哭一场,以三尺白绫自缢而死。

我听到这些事的时候,脊背不住发凉。

灭族、缢死、斩杀……这些字眼每每出现,总会将我心底最痛的那一块划开,露出那些深埋依旧的回忆。

此事我虽不曾参与,却并非全然与我无关。

当初我能劝降赵隽,靠的是父亲与他的交情。而邢达、纪诠,家中世代在朝为官,当年亦跟随父亲一力拥护皇子箴。成也败也,魏傕当初让魏郯娶我,看中的是我父亲的声望,他借此笼络了大批士人。可如今拼死反对他的人,也正是出自其中。

风波平息之后,魏傕的头风痊愈,精神抖擞。我能感受到,他看我的目光也变得有所不同。

你不曾参与,怕甚。心底一个声音安慰道。

心悸之余,忽而又自嘲。即便我当真参与,那也没什么好怕的。傅氏能灭的也只有我一人而已,再多,魏傕就只好把他自己也灭了。

血雨腥风之后,上巳紧接着来到。

照从前的习俗,每至上巳,天子领宫人臣民到水边踏青游春,宫人将兰草和杜若采摘,扎作小束,由天子赐与同游之人,以示祓禊。定都雍州之后,祓禊改在了宫苑之中,魏傕每年都与天子行此君臣之乐。

可是今年出了赵隽之事,魏傕称病不去,郭夫人亦留在府中。魏郯事务繁杂,去宫中祓禊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事。

上巳日,我早早起来,在衣箱里翻了许久,挑了一件青面朱里的深衣。我对镜挑选饰物的时候,魏郯站在我身后看了一会,忽然道:“那个青玉有叶子的好看。”

我不明所以,在镜子里看看他,又看向妆匣,片刻才终于领会,他指的是一支碧玉步摇。

青玉有叶子……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文盲。

不等我伸手,魏郯却将它拿在手里,看了看。

“簪么?”他问。

我点头。

魏郯莞尔,握着我的下巴将我的头转向镜子。镜面里映着我和他,只见魏郯认真地盯着我的头发,将步摇慢慢插入发间。

他的动作笨拙,又怕弄疼了我似的,小心翼翼。我盯着他,晨光在他的脸廓上映着淡淡的光,连平日看起来棱角分明的眉眼和鼻梁也变得柔和起来。窗子半启着,有缓缓的风从外面透来,将我脖颈上的热气吹散。

簪好之后,魏郯朝镜子里看看,问:“如何?”

“嗯……有点斜。”我瞅瞅镜子,开口道。

“斜么?”魏郯微微皱眉,疑惑地上下端详,又伸手去动。

我忽而有些不自在,捉住那只手,拉下来:“不必,就这样。”

魏郯看着我,片刻,笑了笑。

“待我事毕了,就去接你。”他低头来,热气轻轻掠过我的唇。

阿元和两个侍婢还在旁边收拾东西,我的脸倏而发热。魏郯却似乎很满意,孩童恶作剧得手一般地朝我笑笑,转身走出门去。

我许久不曾入宫,当我乘着马车驰入宫道,只觉得这里比我上次来的时候更加冷清,风夹着潮湿的寒凉迎面吹来,毫无暖意。

可我并未觉得不适,銮铃叮叮,身上似乎还残存着那双手的温暖。

我望着车外,脑子里仍回想着出门前那室中的种种,镜中的二人,那只替我簪步摇的手,魏郯的笑……别想了!我将头往车壁上轻撞一下,想把那些画面通通赶走。

“夫人……”阿元被我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瞪着我。

“无事。”我自知失态,立刻若无其事,恢复端正的坐姿。

心底觉得脸红,近来果然坏事太多,连魏郯那流氓我都开始觉得亲切了呢……

祓禊还未开始,我在宫苑中下了车,与先来到的贵人们一一见礼。帝后皆不见人影,我听到几名贵妇议论,说徐后就在水边的暖阁里。

今日来的这些妇人我大多只觉得见过,对得上名氏脸面的,不过寥寥几人。我各处寒暄了几句,仍没有看到天子驾临,望见水边柳色碧绿,便与阿元一道慢慢散步。

春日融融,许多早来的人已经游得累了,簪花持扇的妇人们三三两两,在树荫花丛中或坐或立。

我经过一处凉亭的时候,听到几名妇人在议论。

“……听说了么?纪贵人的皇子,如今由皇后收养。”

“哦,是么?皇后这下可有儿子了……”

“嘘。”

一人发现了我,连忙出声打断。众妇神色僵住,皆尴尬。

我对她们颔首笑笑,像什么也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雀鸟啾啾,四周一阵安静,我能感觉到落在身后那些惊疑的目光。拜魏傕所赐,在外人眼里,我是魏氏的儿妇,她们在我面前说话都要小心翼翼,唯恐惹祸上身。

儿妇么。我想到魏傕,心里只觉讽刺。

我不喜欢众人探究窥视的目光,与阿元挑着僻静处走。待绕过一处水榭,已经听不到人声。

忽然,我望见前方立着一人,模样很是面熟,认了一下才想起来,那是侍中黄劭,我每次见到天子,他都会在旁。

“夫人。”黄劭已经看到了我,行礼道。

“侍中。”我亦上前还礼,眼睛不由地朝他身后瞥去。果不其然,数丈开外,一人正坐在溪水旁垂钓。虽布衣草笠,但那身影我不会认错,正是天子。

“夫人,”黄劭的神色为难,“天子近日不适,夫人……”

“何人?”他话未说完,天子的声音平静地传来。

黄劭忙回身道:“陛下,是傅夫人。”

天子回头。目光相遇,片刻,他淡淡一笑,将手中的鱼竿放下:“你来了。”

“陛下。”我朝他走去,到了身前正要行礼,瞥到他的脸,登时愣住。

数月不见,天子的脸瘦削许多,眼眶下有淡淡的乌青;草笠遮着他的半个头,却露着两鬓,从前乌黑的头发,竟然已经有丝丝花白。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山东11选5开奖 乐发彩票计划群 百分百彩票计划群 中大奖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盛源彩票计划群 极速3D彩票 彩之家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山东11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