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弃只为你存在

  “夏琳,我买到了你喜欢的·····”苏木的声音在此刻停止了,因为眼前的一幕让他无法接受。前方的夏琳此时正哭着,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苏木恍惚了,“曾经的我们是多么的相爱,为什么···为什么···”。苏木转过了身,看着手上的戒指,落寞的离去。曾经的美好在心里斑驳不堪,刻画的美好画面一次次的将沉睡的梦幻推入黑暗的深渊.苏木行走在路上,缓缓的走着。周围的一切仿佛没有任何的生机,而此时的他也没有关注到他已经无法触摸到任何一个人了。

  夏琳静静的躺在男人的怀里,抽泣着。“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都怪我,都怪我,呜呜····“男人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夏琳,只能静静的。他的心里其实很想说:不是你的错,都不是你的错。在这个初夏,悲伤逆流成河。

  苏木呆呆的坐在大街的石凳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上的戒指,静静的回想着那天。初夏,总是带着一丝烦闷,带着一丝倦意。每个人都羡慕着这对情侣,苏木和夏琳。“苏木,结婚时,我要那个戒指····”夏琳略带着撒娇,来回的扯拉着苏木的衣摆,指着店内闪烁着灼灼光辉的戒指。苏木看着眼前的美人儿,他喜欢的就是他的任性,“好呀!”。其实仅仅的两个字,却不是那么容易讲出来的。苏木的家庭并不富裕,对于这一枚戒指来说,家里已经没有钱为他支付了,要靠的只是他自己。一连半年,他不停地工作,为的就是可以拿出她喜欢的钻戒向她求婚。可是,如今的夏琳为何会这样,为何会投入另一人的怀抱。街上的行人走着,没有任何人关注到苏木。

  迷迷茫茫徘徊在半睡半醒间,苦苦挣扎着心中的梦魇。始终都无法忘却那些撕碎了的画面,拼凑不了的图案浸染了无尽的思念,不完整的幸福放大了炎热的夏季。这段时间,是夏琳最难熬的。在她的脑海里,总是忘不了苏木的容貌,忘不了夏木的一点一滴。无数个夜里,夏琳重复的坐着同样的梦,总是被夜惊醒,不知道的是枕头早已被泪水浸湿。天明,夏琳已不愿在呆在这个昏暗的房里,这里有着太多与夏木的回忆,她的泪已经哭干了,不愿再哭了。她要离开这,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留下了一张字条·····

  梦陷入了太多的沧桑,牵扯着太多的悲伤,沉陷凝眸的悲凉,缄默无法触及的幽若残花。苏木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石凳上睡着了。刺眼的日光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他起身,他觉得自己要去问清楚。他来到了与夏琳同住的房里,不知为何,没有钥匙的他却进到了这个房间。阴暗,这是苏木的第一感觉。完全没有了曾经的阳光。没有一个人。夏木望着房里的一切,他看到了桌上的相片,看到了桌上的字条。“这世间上,我爱的人死了,为我死了。我曾与他在这里有过的美好在着遗留。我的心里总是无法接受事实,那就是:苏木死了。”看到这里,苏木惊呆了,自己死了。我死了吗?他想拿起这张字条,却漏了空。苏木才发现了,原来我是个灵魂体了。我真的死了。我真的死了。在买到戒指狂奔去夏琳那边时,死于车祸。

  “夏琳,不要在这样了,好吗?这世界上还有我,况且夏木也不希望你这样啊”夏琳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直爱着自己。可是自己还会再爱了吗?不会,她不会再爱了,在苏木倒在血泊的那一刻,她的心也随之碎了。她要活着,但也要向苏木赎罪。在她的心里,一切原因都是因为自己。泪悄然落下,没有任何的防备。哭了那么久的她依旧没有将她的泪流干。

  “嗯,我已经死了,早就已经死了。夏琳,你活着,就要幸福。”苏木看着前方的背影。他知道夏琳又哭了,她一直爱着自己。自己的死带给夏琳的是巨大的变化。曾经快乐任性的她,变成了泪人儿。看着手上的戒指,笑了笑“其实,只要她爱我,就够了。”径直的走到夏琳的身边,静静的抚摸她的脸庞,亲吻她的额。将手中的戒指戴在了夏琳的手上。“你要幸福哦,在天堂,我在祝福你。”流下他在人世间最后一滴泪,迎着艳阳,消失在了这个人世间。

  苍白的容颜枯黄了冰雪覆盖的原野,洁白的雪失去了原有的素白,厚重的凄惨渲染了沉重的思绪,黯然成殇。那些哀伤终究随着流沙成为过往。现在已经不在是几十年前的初夏了,夏琳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口中喃喃的说着数语“那天,我感觉到了你亲吻了我,抚摸了我,我听到了你叫我要幸福,我没有听错。在那一刻,你为我戴上了戒指,我注定是你的新娘,一直到死的守护。苏木,我爱你。”夏琳一直没有结婚。岁月带走了她的秀发,带走了她的美颜,没有带走的是她那可一直爱苏木的心。

  也许这就是爱,不弃,只为你存在。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msathai.com/aiqinggushi/31822.html